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征服 一  

2013-03-14 16:0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许多本领是生活的现实所逼出来的,比如说一个神枪手,他不知吃了多少辛苦才练出来的,那种辛苦只能是常人无法接受才能练成,我就被残酷无情的现实,把我培养训练成一位修理机械的高手,最难修理的精梳机,我都能修理得心应手,还有什么样比它更复杂的呢?我自创的那一套快速修理法应该对各行各业的修理人员都有启发,一,顺藤摸瓜抓问题。二,切断部位找原因。三,排除大面找小点。四,熟能生巧找毛病。我就不做一一分析和解释。至于我高到什么程度,毛条厂把我打造成什么样的人才?我不敢夸夸其谈,让我用以后发生的故事一步步向读者道来:

1981年南京毛条厂要从中华门的城墙角上,搬迁到南京长江大桥的大桥北路的头垅大队,为了建造一个崭新的毛条厂,政府花一大笔外汇从意大利引进一批新的进口毛条纺织设备,孙忠义副厂长和南京纺织工业公司领导,还从比利时花费27万美元引进一台还未完全试验成功的一次性成条的毛条纺织设备,此设备因为不成熟变成废铜烂铁。至于在八十年代初,中国人没有经验上外国人的当,受外国人的骗那是家常便饭。

新厂的建设急需要一批对毛条厂设备熟悉的人员,时间一长,我的工作表现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我的努力和要求下,李纯真书记和蒋介英主任也知道对我的安排有所欠缺,惩罚总得有个段落,我已在文学和象棋界名落孙山,领导人的惩罚目的已经达到,再这样继续安排下去,此做法本来就不对,厂党委梅书记和钟厂长退居二线,对我一成不变地肯定下去也不合适,換一个人修二十台精梳,修二台梳毛机的温玉荣快活了两年也该修十二台针梳了,领导上同意我的要求,调往大桥北路的新厂,去新厂干新机械进口设备的安装工作。

1982年初,我调到毛条厂桥北新车间,从按装新设备到成立南京毛条厂二分厂,10月份二分厂成立,当年还有两位部队转业干部分到我们厂,一位是南京军区通讯兵团的政治委员韓国庆任厂党委书记,一位南京军区后勤的营教导员丁国钢在二分厂任书记,进口设备安装好后,新机器正常运转,二分厂暂时成立甲乙丙三个运转班,实行三班轮转制,一个星期调換一次,当时也算是改革开放,试用男同志作值班长,我是南京纺织系统第一个做值班长的人,甲班值班长姜建华,乙班值班长王永珍,丙班值班长即是我,副值班长孙有华,全厂唯一个男的作正值班长就是我,其他毎个轮班配一个男的作副值班长。

当年全国生产毛条的厂家只有四个单位,南京毛条厂,天津毛条厂,上海在提篮桥的一毛纺,北京清河的二毛纺,当时号称纺织工业部生产毛条的四大家族,供应全国所有地区,物以稀为贵,所以厂的效益特殊好。

1983年的5月,纺织工业部从新西兰进囗一批原毛分给四大家族梳理,当时每年一遇到5月的月份,全国工业战线称红五月,纺织工业称质量评比先进月,一个厂,一个车间,一个轮班的全年好与坏,全看这个月的表现结果,这个月的表现至关重要。新西兰这批原毛是因为外国人为了多赚中国人的钱,为了增加份量有意掺的杂质特多,所以特别难以梳理,全国四大家族生产毛条的车间,质量标准很难过关,基本上每个轮班都因质量问题而重复梳理,而我根据这批原毛难以梳理的问题,釆取一系列有效的措施,一,上一班的毛条一律不用。二,本班机台全部开空5分钟,让机器中的杂质和尘土梳掉。三,从开毛机,梳毛机,针梳机,精梳机开空以后,从新调整最佳梳理隔距,每道机台出条检查为最佳状态,在质量完全保证的情况下全面生产。这样处理的结果是天天质量有保证,产量就有了保障。

其他的厂和车间都因为质量标准不合格,天天复梳而没有产量,我们二分厂的三个运转班,我领导的丙班产量是甲班,乙班的近两倍,同样机台超出这么多产量的在全厂,全国,全世界都没有,桥南一分厂的四个运转班都和甲班,乙班一个样。

我们丙班生产好了,引起全厂干部和群众的关注,嫉妒者纷纷扬扬地说:沈斌会搞鬼,所有运转班都质量不行,没有产量很正常,他们丙班产量质量都好就不正常。甚至有人把质量不好的毛球放我们丙班的库房加害我们,我提出各班库房上锁的见意,甲班的值班长姜建华直来直去,心悦诚服地佩服我;乙班的值班长,党员王永珍老是与我争第一,比不过就随着谣言嫉妒地说:是的,应该好好的查一查沈斌他们丙班怎么搞的,全国那个班质量都过不去,为什么他们丙班能行,这就是怪事,他到底玩得什么把戏。

厂领导到二分厂领导也都认为是怪事。中国的怪事太多,产量质量好还要怀疑,怀恨,你们说这是不是怪事,领导专门派三个刚毕业分来的大学生跟班监督,他们越监督越觉得我们丙班好。

红红的5月份过去,我们厂计划成本核算员,薛进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根据全国各个厂对这批新西兰毛的生产状况通报分析,你所领导的丙班全国通报质量第一,产量更是其他轮班的一倍,小沈,你创造了全国第一,我真要好好祝贺你。

我们纺织工业部有个规定,纺织女工万米无次布就是先进工作者,十万米无次布就是省劳模,再好就是全国劳模,一但获得省劳模和全国劳模退休后的待遇都不一样。

我们做值班长的有连续5个月全厂评比产量,质量第一的,就可获得省劳模的资格。我自从担任值班长以来一直是名列前矛,不仅仅是5个月的亊,而是10个月独占鳌头,获全国劳模也是理所当然,但是我什么荣誉也没有得到,因为丙班太突出,褒贬不一,我的职位立即受到威胁。

1983年的6月,我们南京毛条厂来了位新任的厂长包森林,这位就是我在南京棉毛纺织厂基建科的老领导,曾经力主要把我打成现行反革命的那一位好干部,我和这位包大人还有一番历史渊源。

1975年我从第一轻工业局机关来到南京棉毛纺织厂被劳动工资科科长陈爱苹认出来,陈科长热情地说:小沈你不是要下基层吗?到我们厂也不错,我们可是南京最大的厂,一般人想来还来不了。陈科长一番热情洋溢的介绍让我盛情难却,我就应承下来。

棉毛纺织厂的基建科正在计划盖四栋六层楼职工家宿大楼,特需要人,包森林就把我要了过去,记得当时包森林十分有好的说:小沈,我看了你的档案文件,知道你是煤矿的基建连长,我们两算是平级,只要你好好干,我调走了这个基建科长的位置还不是你的吗。

基建科下面有个瓦工组,瓦工木工钢筋一应俱全,全在这个组里。包森林把我带到瓦工组,介绍给二十多人的瓦工组成员,并宣布唐大林为组长,我为工会组长。

来到瓦工组以后,我渐渐地和大家熟悉起来,瓦工组有9个是我们70届初中毕业的,同属马,同岁数,只不过我出生的月份最大,我又是工会组长,当仁不让的就是他们中间的老大,从他们嘴里我逐渐地了解了包森林,包森林在南京棉毛纺织厂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人称包铁嘴,象我党的创始人周恩来,王若飞一样能说会道,死人能给他说活过来,文化大革命他是棉毛纺织厂有名的造反派头头,狗日的有头脑,有眼光,死心塌地保棉毛纺织厂党委书记杜春桐,当年叫他是铁杆保皇派,走资派杜春桐官复原职,包森林当了基建科长,以前和我们一样,小混子一个,我操,人家攀上一棵大树,大树底下好乘凉,从此包森林在棉毛纺织厂是喝香吃辣的,一辈子不用愁。

包森林和我是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他当他的科长,我干我的工会组长,那时候学习比工作重要,抓革命,促生产,抓阶级斗争,在大是大非面前擦亮眼睛,斗私批修,学习毛选。棉毛纺织厂有两个办公区,厂部是党委,厂长,政工,工会,团委,妇联,计生等等,我们第二办公区是有党总支部,劳资,设备,基建,财务,质检等技术口子,本来第二办公区代表学毛选,马列发言的是包铁嘴,包森林科长,自我来了以后,我的文章和口才远远在包铁嘴之上,代表第二办公区发言人自然而然变成了我,在我们第二办公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成群结队的地方,有文化的人智商高,大家开玩笑的比喻,包森林和我象是周瑜遇到诸葛亮,说得包森林心里很不是滋味,既有瑜,何生亮,他本来就是特要面子的人,现在我抢了他的风头,再加上我和谁的关系都不错,基建科的技术员卜秀珍,温文尔雅,技艺精湛,人美丽而又谦虚,我们经常一见面就谈笑风生,无矩无束,有人就提醒我,你少和卜秀珍联系,包森林曾追求过她,没有得到手,文革他们两人又不是一派,在棉毛纺织厂基建科的包森林这一派最吃香,基建科里包森林最恨的就是她,谁和卜秀珍好的人,包森林就恨谁。

我和包森林从上级到下级,从同志到同亊,从朋友到敌手,潜移默化我成了包森林科长身边的定时炸弹,成了他不喜欢的人,也成了他最恨的人,发展到1976年1月8日,我写得悼念周恩来总理的诗词,我怀疑我的词和诗就是在瓦工组流传,偏偏被南京市公安局知道,还挂上号,要追查我,我和棉毛纺织厂所有人无寃无仇,我刚来南京棉毛纺织厂才一年的光景,谁会恨我?谁又会加害于我?这永远是难解的谜?

包森林是最积极加害我的那一位,恨不得立马制我于死地,包森林直截了当的对我说:我就知道是你写的,你承认不就算了,你为什么死扛着不承认。总支部书记蒋钱凤,总支部副书记储雪珍讲话都沒有他那么阴毒和那么绝情。但是谁也拿不出证据说是包森林告的,我只是怀疑!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