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征服三  

2013-03-18 17:3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包森林1983年6月到我们毛条厂担任厂长,头两个月他不做发言,了解和摸排熟悉情况,他对我的事情特别关注,他是那种把你当敌人以后永远不会改变观点的人,我不是他的人,他就要排斥你,挤压你,甚至迫害你,派性是他骨子里的东西,改不了的。

厂里我有不少和我关系好的领导,他们告诉我在厂高层领导的会上,只要一听到有人夸我所领导的丙班和我所做的好事时,包森林厂长都要打断别人的发言和汇报,他情不自禁地会插话说:小沈这个人我了解,我觉得他目前放在这个值班长位置上不合适,我提个看法你们大家看一下,我们毛条厂所有的正值班长都是女的,我认为还是用女的比较好,不会出生活作风问题,毕竟我们是纺织企业,纺织企业女工多吗?还是用女的比较好。

省劳模,全国劳模的荣誉我不敢想有,值班长的位置都不让你坐安稳,还想什么荣誉?

包森林六月调来我们毛条厂,许多科室干部就对我说:小沈,看来包森林厂长怎么还挺恨你的,你可要小心呀。

果然不出众人意料,十一月份调我出来学习文化,从此我就离开了二分厂丙班的值班长岗位。

为这个亊情,二分厂的丁国钢书记还和我谈了一席话,他很同情地告诉我说:小沈,在我们中国,许多人一生都不得志的事情太多,比如说,我们那个部队有个团级干部,也很能干,1942年以前,他是彭真的警卫员,42年以后他担任延安游击队的大队长。

我问:是那个电影《延安游击队》吗?这可是部好看的电影。

丁书记说:是的,抗日战争时侯他就是团级干部了,后来调到华东野战军,解放战争他是团级干部,解放后在南京军区还是团级干部,1954年评军衔级别还是团级干部,在部队待了那么多年,没升过一级,永远都是团级干部,1960年团级干部可以下放,南京军区还要下放他到农村去,他得到消息悄悄地跑到北京找自己的老领导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彭真见他来了挺高兴,老警卫员吗,多年不见更亲热,留他在家住了有一个星期,彭真问他有没有事,他始终不好意思,最后还什么也没说就回来了,南京军区政治部知道这件事后,就没把他放下到农村去。

丁书记对我说:小沈,你说他怨不怨?就因为他不是老许那一帮子的人,他永远上不去,差一点部队都不让他待下去,这就是一个人的命运,这就是一个人的人生。

包森林厂长不让我当值班长我也不能闲着,1984年厂里研究决定让我带九个人,组建设备安装队,我担任设备安装队长,负责把我原先所在的小车间从城南搬迁到大桥北路的新厂,分管搬迁的副厂长戴文华对我说:小沈,整个搬迁计划是四个半月,从2月份算起到6月中旬完成,你有信心吗?

我说:信心是有,可没有能力,各个部门不配合,光有信心有什么用。搬运要铲车,汽车,安装要工具设备,谁听我的!我又不是什么领导,十天不派车,我得等十天,一个月呢?没有权力,光有信心有什么用。

副厂长戴文华听我一说也在理,大衣往身上一披,带我一齐到车队,到财务处,到设备处等相关科室部门打招呼。

戴文华是南京化纤厂的,调到毛条厂来的,奚永明是南京化纤厂调到南京毛麻集团任总经理,后是任市委秘书长,接着任南京市副市长,戴文华是化纤帮,奚永明走后是戴文华接得班,担任的南京毛麻集团的总经理,后来的职位比包森林还高,当时戴文华在厂里虽然是个副厂长,因为后台硬,讲话肯定说一不二,根本不把包森林放在眼里,包森林的底细他怎么不清楚,有了他的支持和指示,我的安装工作顺利多了。

自从任命我担任安装队长以后,我就开始研究设备安装问题,毕竟我在设备安装方面是个门外汉,我就谦虚谨慎,不懂就学,不恥下问,管设备的副厂长扬晓梅,设备处的形家声总工程师等等我都问过,只要你认真努力,就没有办不成的亊,我初步了解到各种设备安装水平平衡度要求不尽相同,要求水平最高的是车床,因为车床水平平衡度的误差直接导至车床车出来的工件质量问题,手艺再好的车工,车床安装的水平平衡度不好,再好的车工也车不出好的工件。

车床为了达到精确的水平平衡度,必须采取二次洨灌的安装方法,这种方法完全和我们纺织机械的安装程序不同,我们纺织机械设备的安装是校水平后,水泥一次性洨灌,校水平是二天时间,折装二天,擦洗二天,共六天时间。车床的安装,是两次洨灌,第一次洨水泥埋地脚螺丝,等水泥干后用地脚螺絲的丝杆调水平的标准,打刹铁校准水平,水平校好后拧死固定螺絲,再进行二次洨灌,这样准确的水平一点不会跑。

我分析研究这种方法既科学,又有水平保证的系数,是设备安装的好方法,我决定打破纺织行业部颁标准的安装要求,釆取我的方法。

通过走访我制定了一套安装方案,当我这套方案对手下工人说时还遭到大多数人的反对,人们都认为我是门外汉,不懂就瞎搞瞎干,但是我认为对的我就决定实施,第一步我带人将所有的设备地脚眼用20天时间全部打出来,两台梳毛机,12台针梳机,20台精梳机的地脚眼应该是一个半月,我带人加班加点20天完成。

1984年的3月1日,我们毛条厂的领导到上海考察学习,临走时还到我们搬迁工地看了一边,空空如也,我于2日通知车队开始把中华门小车间的设备往桥北搬,三十公里的路程,七天时间将设备运到搬迁工地,运到工地的设备用铲车移下时,我让铲车那怕慢一点,全部让每台设备放在地脚位置,一步到位,不浪费时间,然后洨灌水泥,折卸机器清洗,当三天水泥干了以后,我们开始校水平,十五天以后厂领导从上海回来惊奇地发现机台己立位好了,管设备的杨晓梅副厂长,管质量技术的陈洁清副厂长赞叹不已。

我们有了丝杆的调节,水平的校对特别快,68天的校对时间,我们前后共用了7天时间,就完成需要68天校对的工作量,接下来我们边折洗边安装,一共用一个半月的时间,完成了四个月半的安装计划,大家累得人仰马翻,我决定认九个人轮流休一个星期。

创造了设备安装的惊人速度,让整个毛条厂所有懂技术,懂安装的人惊叹不已,这时有人说我安装太快,肯定粗制滥造,干不出好的东西,讲给鬼都不信,质量肯定有问题,领导上立即派设备能手赵克珠组织人员,检查我们的设备安装质量,他们将精梳机,针梳机长时间开过以后,立刻折机校对机台水平的平衡度,水平一点误差都没有,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我做到了,他们一行检查人员测验过后,真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最后检查人员给出的结论,是我平均一天装出一台的设备,比平时其他人六天装的设备,水平的平衡度还要好。

当时厂里说好,我带领安装队四个半月完成小车间的设备安装计划,每人除每月七元奖金外,另外再奖励四十元。设备安装好以后,就因为我松了一口气,让手下九个人轮流休息一个星期,这可惹怒了包森林厂长,他以此为借口,不发四十元奖金,我还被包森林厂长全厂通报批评,全厂大会上包森林发言:我们毛条厂是国营企业,竟有人敢搞无政府主义,私自给人放假,这怎么了得!我问你这是谁给你的权利!这个人我不说,谁都知道,这叫什么呀?这叫无法无天。

四十元奖金不给了,所有功劳抹杀了,许多干部都为我鸣不平,这是他妈的什么厂长?提前那么多天,作了多大功献你不说,人家加班加点休息理所当然,陈洁清副厂长根本看不惯包森林厂长这种做法,她就支持我说:小沈,你在纺织工业创造了奇迹,沒人这样干,你干了而且很成功,我相信你,包森林不是个东西。

陈洁清副厂长是当时的纺织工业部部长吳文英的同班同学,陈洁清副厂长和包森林厂长闹翻后,大吵了一架被吳文英调到纺织工业部的原料进出口公司工作去了。

一个把轻工业建筑公司搞垮的人,包森林他又能干出什么好事,水平太差的人,在毛条厂混了一年半载的,后来遭到许多人的反对,被调到新生圩毛麻仓库去了,这是以后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