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征服四  

2013-03-19 17:3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4年南京毛条厂在上海第四纺织机械制造厂订了一台b272梳毛机,这是上海笫四纺织机械制造厂在b271梳毛机的基础研制的新产品,在我们国家的设备工业,在改革开放以前,一直坚持二十年如一日,小车不倒尽管推的方针,就象一件衣服一样,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们中国的汽车是大解放和小跃进,几十年没变过,我们上海第四纺织机械制造厂生产的梳毛机,就是b271几十年如一日,没有变过花样,小车不倒尽管推吗,不需要创新发明,上海第四纺机械制造厂的工程师可是一大堆,上班是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不需要发明,不需要创造,除了政治学习,就是小道消息,上班就是费活聊半天,快活如神仙。

这么一改革开放,工程师们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在b271梳毛机的基础上研制出b272梳毛机。

按道理说,去上海学习新型设备b272梳毛机构造原理和安装要求,我这个负责安装的队长应该去上海第四纺织机械制造厂去学司才对路。可是包森林厂长视我为他的仇敌,这样理所当然的美差亊,包森林从个人好恶出发绝对不会让我这个仇人去上海学习,他插手指派了小蒋和小孙去了上海学习,小蒋,小孙他们俩在上海玩了40天回来了,我只有带人干活的份,b272梳毛机在小蒋, 小孙的指导下安装好了,可安装好的新设备,漏洞百出,问题成堆,根本就开不起来,一问他们俩什么原因,他们全部不清楚,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平常要谈在上海怎么玩得可开心了,什么南京路,四川街,福建路,城皇庙,上海外滩等等,他们知道的清清楚楚,讲起来头头是道,可b272梳毛机的设备行情,在上海试机的具体情况,他们两个可是一问三不知,这就是一把手包森林厂长选派的能人。

我们的包森林厂长最喜欢用拍他马屁的人,不管你能不能干,只要你吹捧他,你就是他的人,现在遇到问题没有办法了,分管b272梳毛机的张德一厂长很焦急地打电报给上海第四纺织机械制造厂请求支援,上海第四纺织机械制造厂的金总工程师来了,分管的副厂长张德一和我陪着金总工程师围着272梳毛机转了一圈,看了老半天也解决不了问题,最后金总对张德一副厂长说:明天请相关人员开个会,大家群策群力商量商量,看看怎么解决办法。

第二天包森林厂长带张徳一副厂长招集我这个按装队长喊上小蒋和小孙去厂部小会议室开会,金总工程师代表上海第四纺织机械制造厂先表示歉意一番,包森林厂长习惯性地搓着两只手说: 现在b272机械开不起来,大家说说看,该怎么办?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拿出了工作笔记本,笔记本上记录了b272各个位置的问题,包森林厂长看我拿出笔记本想发言,心想你什么也不懂,还发什么话,毫不留情地对我说: 小沈, 你先听人家谈谈看法,你再发言不迟。人家有办法就不用你发言了。

小蒋, 小孙是包森林厂长派出去的,他派出去的人,最有发言权,两人一看包厂长点名要他们发言,于是支支吾吾说了半天也说不到点子上。

金总工程师一个劲地问: 问题出在那里,有什么样的解决方法?张德一副厂长看看小蒋, 小孙实在说不出个一二三,看着拿着笔记本不出声的我,张德一副厂长对我向金总工程师作了一番介绍: 金总工程师,小沈是我们厂设备安装的队长,我们听听小沈的意见怎么样?金总工程师一听张德一副厂长的介绍,又看我拿了个笔记本,是个有准备的人,就说: 好啊,我是很想听听安装队长的意见。

我看了包森林一眼,只见他黑黑的脸上,微微闭起了双眼,不屑一顾,硬装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我胸有成竹地说: 金总,我谈谈对b272梳毛机安装过程中所产生和发现的一些问题,b272梳毛机是装好了,正因为装好又开不出来所有问题才展现在我们面前,开不起来是由好多个问题出现而造成的,累计如下:

一,     主锡林定位销不对造,造成大锡林走偏吃墙板开不动车。

二,     各部段位结合的误差太大,组合在一起隔距无法调整。

三,     定位销有一,二,三,四处要从新改动定位的必要。

四,     我仔细算了一下共有二十多处需要改动的地方,估计得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彻底解决完成。

解决这些问题,特别定位销的处理我想了一套方案。

我欲言又止,看了看所有的人,包括包森林厂长,我不说活了,我心里想: 包厂长你不是看不起我吗?你作为一厂之长,你可以谈谈看法,你应该拿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

包森林厂长睁开眼睛看着突然就不说话的我,他也特别想听我的下文,立即缓和地说: 小沈,你说说你的方案,你继续说吧,我们都愿意听听你的见意和方案。

四纺机的金总工程师更是焦急:沈队长,你说说看,怎么不谈啦,我是很尊重你的意见。

张德一厂长就更不用说,这套设备就是他订得,开不了变成费铜烂铁可是要被人笑话的,也焦急地要我赶快说下去。

我谈了各处的误差尺寸和大的调整方案,小的微调方法,为了防止反工和从复劳动,必须从什么地方开始校对,最简单的方法,最节省时间的工艺,我说得很细,想得很多,道理充分,说得上海的金总工程师频频点头,张德一厂长心花怒放,包森林厂长哑口无言。

金总工程师十分佩服地对包厂长和张厂长直说: 没想到,没想到你们厂还有这样的设备安装人才,b272的正常运转不成问题了。

B272在我的方案操作下,严格地安照我的方案和步骤一步步修改调整过来,不到一个星期正常运转了,尽管人们嘴上不服,事实让所有人心里还是暗暗敬佩。

1984年我们毛条厂因业务需要还从泰州麻纺机械厂购买了一套开麻机,柔麻机的纺麻设备,为了了解纺麻的机械设备,厂里决定派人到铜陵麻纺织厂去学习取经,当时分管设备的杨晓梅厂长就提让我带队去铜陵麻纺织厂学习,包森林厂长坚决不同意我去,他认为学习游玩的机会就不能有我的一份。

1984年的6月中旬大一箱小一箱的麻纺织机从泰州运过来了,车子停放在二分厂的大门口,这套设备是包森林厂长亲自主抓,所以他过来指挥从大货车上卸设备,开箱验货等工作,我带着一帮人马听他厂长的指挥,他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实际上我知道他很蠢,开麻机设备的安装位置在二车间的后门处,他就不知道一歩到位,让货车司机开到开麻机安装的后门地点卸下多好,在二分厂的大门边上,包森林厂长兴致勃勃地安排吊机下货,这种没有头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人,谁也不敢说他蠢,向他提意见,因为他是一把手,大家都得听他的,反正中国人的劳动力和工作时间也不值钱,近也是搬,远也是搬,只不过费事费时费力气。

开麻机,柔麻机撤去木板箱后,各有四套图纸,一套存挡,一套设备处拿去,一套订在设备安装间的墙上,一套在我设备安装队长手里,不让我去铜陵麻纺织厂学习,我就把图纸带回家去潜心研究学习,熟悉麻纺设备的组织结构,在对照图纸找配件,对号入座。

当小徐,小陈等人从铜陵麻纺织厂学习归来,面对满地麻纺机械设备构件,象摆地摊一样铺得一地,那个对那个根本无从下手,所有人全去问在现场的形家声总工程师,问丁长华技术员,形总工程师,丁技术员斩钉截铁地说:麻纺织机我们看都没看过,你们问我和问你们自己一样。

总工程师和技术员什么也不知道,无一人清楚,我对所有失望的人大言不惭地说: 我是安装队长,我清楚,今后你们不清楚,可以问我。

沒有人相信我,他们拿一些配件来考问我怎么装,我会告诉他,这件东西是三天以后才用到的还是两天以后才可以安装的,今天安装那些配件我全部一一点了出来,我是安装队长,我不清楚就不配当这个安装队长。

每天该安装那些配件我都一点不误地点出来安装,我费心了,工人们安装起来就省心省力,经过十几天的努力安装,机台完整地成型了,我这个一天没见过纺麻设备的人,在我的指导下安装完毕,而且设备正常运转。我用铁的事实,让所有的人都口服心服,虽然我沒见过麻纺机械,通过对图纸的研究,整个麻纺机就装在我的脑海里,在我精确的指挥下,麻纺设备全部装好,顺利试了车,一切完好,我们纺出了麻条卖给日本商人,日本人买去做降落伞的吊绳,这一单从没有过的业务,在我的领导下,仅用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任务,南京毛条厂这单业务中,尽赚美金40多万,我真可谓功不可沒,然而就因为我不是包森林厂长的人,所以什么奖金奖励都没有,奖金奖励不是看贡献,看功劳而是看人下菜,这就是一碗水端平的包森林厂长的所作所为。

全厂没一个会纺麻的,全厂没一个精通麻纺技术的,全凭我这个门外汉辛勤的努力,苦思冥想而获得成功的结果,这要是私人的企业,要是资本家的工厂,不把我当作宝贝才怪,可我们是国营企业,有一位只会玩弄权术,不会好好工作的一把手,你再好他也看不起你。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