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原创妈妈十三  

2013-06-18 15:3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带我敲石子

平爱村的路边堆起来一座石头山,妈妈干起临时工,靠砸三合土苦钱,我们家一点收入也没有,妈妈要吃饭,要养活我,更重要的是看严重的心脏病,要吃药,以前她有爸爸的工作单位在,可以报销一半的费用,现在是全费看病吃药,为看病已经四处借债,妈妈只得拚命地干活,养家糊口,还要还债;她无可奈何地把我带在工作地点,让我在她工作的马路边上附近玩耍,妈妈带顶有檐的披肩工作帽, 穿着厚重的工作衣裤, 带着口罩和手套, 顺着石头的石纹理状, 不停地敲打着, 妈妈边干活边注意着我的行踪,不停地吩咐我:儿子, 就在附近玩耍, 千万别跑远,小心被老拐子拐卖人口的拐卖了,不许跑远,知道吗

我含糊地答应了一声,就走向了我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比家里精彩多了,空军司令部墙边,是一片美丽的花园,这里成了我乐的天堂; 早晨的花圃里,小草的叶片上还残留昨天夜里的露水,仙女洒在它们身上的露珠, 晶莹透亮,新鲜夺目,桃树,梨树,桂花树,各种树上栖息的昆虫,才刚刚从睡梦中清醒, 早出晚归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然翻飞, 成群结队的蜻蜓在我莽撞的惊动下,飞快而又慌乱地从稠密的树枝条叶中,象箭一样地窜跑而出, 犹如微形战斗机一样飞驰而去, 各色蚂蚱也在我的脚步声的惊动下, 在嫩绿草坪上惊得四八方蹦跳逃跑, 有的弹跳远去, 有的展开美丽的翼翅拍闪在草丛之中, 们象一个个小小的精灵, 活灵活现引起我展现在我的视野里,我欢心神怡地注视大自然给我带来的惊喜和惊奇.

我不知是追寻翩跹起舞的彩蝶,还是捕捉惊慌失措的蚂蚱, 这是一个自然的世界, 它有许多令童心向往的地方.我喜欢到杨梅树下,去观察长臂螳螂在绿叶之间行踪, 瞧它那威风凛凛摇晃着身子扑捉昆虫,弹跳着去捕捉它爱吃的美食姿态, 令我惊讶和神奇,你看它用长长的弯刀, 机智而又准确地蝇和蚊虫, 三角形的头部快乐乐移动着,头晃脑的嚼着,自己捕捉的食物, 我欣赏着螳螂的生活乐趣, 感觉神奇的世界丰富多彩,世间万物各有千秋,让我觉得活生生的世界那么有意义。

我喜欢在桃花林里俳徊, 树上粉花残存,树下粉红色花辦片片地盖住绿坪,围绕桃树我看着金蝈螂, 银蝈螂在桃树的树杆上,吸食桃树皮层的节巴处,排出来的胶汁, 我会轻轻地接近它们把它捉住, 然后跑到妈妈那儿,让妈妈用线系上它们, 让它们在我手中飞舞, 那可是我的战利品, 它们就在我的控制中起落, 这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呀.

我最喜欢躲在带刺的啬薇花滕复盖的墙角下, 听蟋蟀们清脆明亮的欢歌, 嚁嚁嚁,嚁嚁的音响, 发出其独特鸣叫,叽叽嘀,浓郁深情的谈琴叙爱声,诱得我心里激动万分,蟋蟀是昆虫中最可爱的小精灵,我那么小就爱得忘乎所以,天天寻声而去, 多想把这精灵的一切, 篡为己有, 於是我脚地向小虫虫们躲藏的地方接近,敏感的小精灵,好象发现了我的意图, 机灵地屏住鸣叫的翅羽, 让我进退两难, 和我玩起了躲匿藏, 你要走远它们就高傲地鸣叫, 有时我就不走,我们双方陷入一种对峙僵持的状态,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可了耐性,当我悄悄的后撤,它好象听到我退怯的脚步,,,发出一串激昂地欢叫,逗得我心中直发痒痒,接着又发出一阵悦耳的弹琴之音,在那安静的花丛下传出,简直美妙之极, 引发我-片痴心美妙的幻想,我完全陶醉在大自然给我带来的喜悦之中.

当我忘掉世间的一切,静静地,全神贯注的听着,探寻着它的住所之处的时侯;突然我被妈妈突如其来地揪住了耳朵, 听到妈妈愤怒的喊声:你的耳朵到那里去了,,这么叫你都听不见, 你在干什么样, 小祖宗, 你知不知道吃饭, 你是不是,不饿!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仿佛从梦里醒来,妈妈叫我去吃午饭,我都听见, 这是我的错,真该打。

那时都兴吃食堂,起先大锅饭真好吃,后来大锅饭越来越难吃,妈妈带我去食堂吃饭, 妈妈打来饭菜, 分给我吃, 我经常因米饭中参杂的白砂子了牙,而痛苦地哭啼, 我还因米饭上一层稻糠而难以下咽,对妈妈拚命哭闹, 边哭边说:妈呀, 米饭戳喉咙, 吃不下去呀, 妈妈.

妈妈总是连哄带吓, 或打或骂,逼着我把肚子填饱. 实际上妈妈也难以下咽, 她有严重的心脏病, 口味特调, 既不能生气, 还要营养丰富, 这样的生活只能使她的心脏病经常发作。

饭后的下午, 妈妈为了苦钱继续工作, 叮嘱我别跑远,我答应着又兴奋走进了美丽的大花园,闷热的天气,使好多蜻蜓好象也养成了午睡的习惯,它们在春花的枝条上栖息,在骨直拐弯状的桃树枝杆上睡觉; 在光秃的腊梅枝上休息,,这正是我捕捉它们的好时刻,我稍无声息地接近它们,悄悄地,一下住它的翅膀,可能是它们太困的原因,我一下逮了好几个,真高兴啊,我飞快地跑出花园,向妈妈报喜.

妈妈可闲功夫享受我的欢乐,耐性听我啼啼不休地唠叨:乖乖,到一边玩去,别跑远,听到吗?

我看到妈妈的右手上着纱布的绷带,绷带上浸着血迹:妈妈, 咦你的手怎么啦,妈妈你疼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着妈妈,妈妈拿开口罩泪眼模糊地亲了我一下。然后戴好口罩,左手戴着手套,不停地拿着大点的石块,机械般的敲打着,头上带着一顶披肩的帽子,穿一件工作服辛苦地工作着. 不耐烦地说: 儿子,你别,别烦我,你去一边玩去吧.

我只得悻悻的离开,我多么想有人能分晌我的胜利, 我的喜悦啊,可妈妈不理解我.实际上我更不理解妈妈.我无精打彩地来到花园,再一个个放飞我手中捉到的蜻蜓,看着它们不自然的在空中飞翔.一会儿恢复自然起来,参加了它们的飞行队伍,捉着空中的飞虫和蚊蝇.我心里在想蜻蜒呀,我不能搏夺你们的自由,飞吧,愉快地飞吧. 我要象你们多好, 我睡在毛绒绒的草地上, 看着它们在树丛间飞舞, 看着各种树稍的绿叶, 看着绿叶缝僚中露出的蓝天白云, 我浮想连篇, 进入那美丽地, 梦境般童话世界。

                                探监之路

1959年是我们家变化最大的一年,那一年我终于解脱出来,妈妈不让我穿开裆裤了,那一年因一封匿名信被抓捕的爸爸,终于传来了爸爸判处徒刑的通知, 检查机关查了一年也沒有查出爸爸有贪污行为,于是以历史反革命罪,判处爸爸三年徒刑结果;那一年因为父亲在牢中的强烈要求,妈妈和爸爸离了婚,那一年妈妈得到看望爸爸的通知,那一年妈妈带我去探望爸爸。

妈妈说:儿子啊,你爸爸最困难时期,我怎么能同意离婚,这不是忘恩负义, 这不是做绝子绝孙的事,你爸爸都这样了,我能在背后踢他一脚,我还是人吗。儿子啊,后来知道了,是你爸爸再三要求, 我不离还不行,就这样,我才和你爸爸离了婚,法庭的判决书是这样裁定: 同意王永明, 刘溪水离婚, 儿子与房屋归男方王永明所有, 暂由女方刘溪水扶养和维护。

爸爸在审查期间, 一直在南京老虎桥监狱关押,宣判历史反革命罪后,被送往龙潭监狱服刑;妈妈总祘盼到可以看望爸爸的日子。

探监那天,天刚蒙蒙亮, 一大清早妈妈就把我从床上拖了起来,不由分说地给我穿衣梳理,洗脸漱牙,在我吃饭的时侯,我才发现妈妈好久有象今天这样,打扮的无比光鲜漂亮,两条长辫搭在高耸胸前,一件绸白的衬衫,住苗条的身皎, 滿的胸前衬衣上,绣着一朵暗红的花, 凸显少妇的雅致和女性的妩媚,一条崭新的银灰色半截旗袍,着圆润的臀围,一根高腰的皮带扎紧了衬衣的下摆,细窄的腰身突显隆起的双乳,丰满而诱人,一双半高跟的皮鞋,托起妈妈高贵优美的气势,白哲中透出泛黄的脸部,妈妈又恰到妙处地略施粉袋,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上,闪跃着俊美的风韵,挺直的鼻梁和秀丽的双眼下,佩着一张樱桃般红色的小嘴, 一番恰到好处的修饰,犹如天女下凡一般漂亮,走在这样妈妈的身边,我有一种高傲和自豪的感觉。

妈妈打扮起来就是好看, 平爱村的大姑娘和小媳妇都夸妈妈会打扮,十八的姑娘一枝,走在路上人人夸,妈妈装扮起来比十八岁的姑娘还要美,我真为有这样的妈妈骄傲万分.

妈妈清晨起来后, 把昨日一缸烧好的红烧肉, 牙刷, 牙膏,肥皂放进一个小小的拎包里,还放些毛巾,手绢,手纸之类的东西,收实好后便拉着我,匆匆穿过寂静的巷道,跨过冷清的马路,从大行宫汽车站,我们坐上1路公共汽车(1路公共汽车从夫子庙至南京火车站),妈妈为了省二角钱就到鼓楼下来转31路电车去和平门火车站。

那个年代公共汽车少,早晨上班的工人特别多,鼓楼31路电车车站,这时正是早上乘车高峰时段, 站上是青一色的一片等车的男人,个个五大三粗, 妈妈要想抱着我挤上车去, 真比登天还难. 妈妈立即与几个年青力壮的工人小伙子商量: 各位大哥,请你们帮我们娘俩一把, 因为我们要赶火车, 麻烦借你们的力,把我们母子送上车好吗?

那几位壮汉本来就偷眼地瞟着俊美的妈妈, 现在见这位如花似玉的少妇,请求帮忙,个个磨拳擦掌的立即应承下来,满口笑意地答道: 没有问题,没问题,请你放一百个心,一千个心。

 31路电车开来了,车上是人滿滿的,车下蜂拥而上的人群象土匪似的,亏了那一伙工人簇拥着妈妈,还真实打实的买力,在拥挤的人海丛中,奋力地护着妈妈,从挤满车门的人群后边硬生生地杀出一条路,强硬地把即将关上的车门,拚命地扒开一道门缝, 硬碰硬地把妈妈塞进人满为患的门缝,只见妈妈的左手勾着车门,右手高举着提包,侧着身体挂在门口,几支有力的大手撑在妈的屁股和腰身,使劲地往门里按着,电车里的人太多,妈妈始终进不去,好不容易妈妈的身子有三分之一被塞进车门里,三分之二还留在车门外,几个大手贴滿了妈妈的身体,整个人上不去,车子就开不了,那几支大手交着妈妈的身上扶摸,摸得妈妈脸通红,一头是汗从妈妈的脸上渗出,妈妈屁股后边的门又被扒大一点,妈妈的身体一下可平浮在车门上,拿着包的右手高高地扶持车门,迎面对着门外,两个奶子和下身全是用力的手,这些手交换撑扶着妈妈,我在下面急得直闹,妈妈怕我焦急,一个劲地喊:根儿,别怕!别哭!

电车上的人们看到有关上车门的希望,电车上的女售票员在车上大声地动员:同志们,再挤一挤,现在还有半个身子在外面,里面的人一动,外面的人推一推,门就关上了。妈妈瘦削的身躯,连推带攘终于给塞进车里,一位工人将我高高举过头顶,从售票员坐的窗口里递进车中.就这样我和妈妈在挤得严丝合缝的电车里,好不容易来到和平门火车站,乘上开往上海方向的火车,在龙潭火车站下车,前去探视关押在龙潭监狱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