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原创妈妈十七  

2013-07-11 02:3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穷人的节日

秋分一过冬至来临,南京市的大街小巷布满了卖稻草的马车,人们纷纷忙着过冬的准备,买稻草当褥子垫子铺在床上,妈妈自知身体虚弱,不抵寒冷也和众人一样买了许多稻草放在床上。家家户户还忙着买杨州青,雪里红腌菜过冬,每家都忙得不可开交,要买的东西太多,我们家又没有钱,妈妈带着我看别人家腌菜心痒痒的,好心的邻居都知道我们家的状况,妈妈缺吃点,少穿点可以凑合地过下去,但,决不能断了缓解心脏病应该吃的药。

邻居善意地劝妈妈说:溪水呀,身体好点了吗?你可别忙活了,回家多休息休息去吧,要吃菜来我们家拿两颗,腌菜又不值钱,家家给个两颗,就你们娘儿俩吃得了,不用腌了,想吃来我们家拿,就行。

这是1959年的岁末,妈妈牵着我的手去居委会主任,苏奶奶的家,居民小组长,孙妈妈的家,王奶奶,徐妈妈,杨奶奶,杨妈妈,张奶奶,居妈妈,我和妈妈就这样一家一碗,合起来要了一小坛腌菜,真多哎。

南京的冬天说来就来了,家里阴冷潮湿,显得特别的寒,春节临近的时间,妈妈拉着我把家里唯一值钱的首饰,送到了新街囗了点钱,买了些肉炒雪里红,装了满满一玻璃瓶送去监狱,这第二次探视爸爸是把我锁在家里她单独去的,因为天冷穿得衣裳多,妈妈背不动我,这才没带我去。

60年的春节就要来到了,这是爸爸被抓走的第二个年头,家里一点没有过年的气氛,冬日是夜长日短,临近年关,厚重的云层布满天空,阴了好几天的南京,特别的冷,对我们家来说越到过年,越悲惨,越难熬;有钱天天过年,无钱怎么过年,还不妈妈烦的,可谓愁云惨雾,天阴呀,阴得暗无天日,什么叫厚积而薄发,你看天上的那厚厚的云层,就知道开始要下雪了,飘飘洒洒的雪落了下来,不落雪好象不叫冬天,那年的大雪不落则己,一落就刹不住狠命往下丢,迅速地有点疯狂,雪花起初稀稀的,小小的,文质彬彬的漫天飘浮,本来是星星点点的很有意境,孩子们还迎着雪花欢天喜地在野外疯跑,我在屋里能听到孩子们欢快的呼声:哦!下雪啰,哦!下雪啰!

可老天爷不满意孩子们的呼喊,瞬息万变天空一下变得疯狂,雪花变成雪片在空中翻飞,雪片形成了鹅毛状,鹅毛大雪开始了,吓得大人孩子通通地往家里跑,全躲进屋里;街巷空无一人,老天爷下得还觉不过隐,给大雪增加密度,一切都变得昏昏沉沉地,让人们分不出天高地厚,冬天渐渐地终于露出其狰狞的面目,所有的色彩断然地被老天爷包揽,天地都呈现在一片白茫茫之中;独断专行地暴风雪,将所有的物体改变了外形,变成其厚重的银白色,大雪封门,谁也出不去,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坐在小小的窗前,向外欣赏大自然的变化,望老天的洒脱,望大雪的迷离,望色彩的厚重,望丰富多彩的雪景,直到两眼一抹白,窗玻璃外挂满融融积雪,窗玻璃内结满冰凌和窗花,窗缝里透着逼人的寒气,门缝里漏进躲躲闪闪的雪片,在门里堆成一块白色,在阴暗的屋里发出幽幽的光,寒风旋着寒气从门缝里一个劲地钻了进来,屋里一点暖气都没有,真正是滴水成冰呀,我和妈妈就着咸菜吃了碗山芋干做的稀饭,我就早地先爬上床去捂被子,因为妈妈身心交病,浑身冰凉,我得把被子捂热了让妈妈好睡,睡得暖和,我就是妈妈的烫捂子,我脱得赤条条地躲进被窝里,这样可以省衣裳,省粮食,省吃俭用,映衬着多快好省的社会主义精神,妈妈和我多希望一觉睡醒,这可怕的鬼天气快快过去,这寒冷无比的冬天快快过去,这凄凉的春节快快过去,这贫穷的日子快快过去。

我们的床上铺垫了厚厚一层稻草,妈妈和我躲在四周满是稻草的被窝套里。我象冬眠的小狗熊一样将头埋在被窝的深处,被窝里的天地比外面的世界好的多,安宁,单纯和黑暗,没有狂风暴雪,没有奇形怪状,没有寒气逼人,只有我呼哧哧的喘息,在窄小的空间,在黑暗的世界积蓄热的能量,我用我的体温,使我周身的被窝渐渐地变得暖和起来,变成一个烫焐子,妈妈冰凉的身子进来了,她抱着我这个烫焐子笑了,这是我最得意的时候,因为我用烫的身子温暖着妈妈,温暖着妈妈冰冷的身体,温暖着妈妈冰冷的心,当热和冷交织在一起时,我在被窝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冬天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象,严寒象一道不可超越的墙,它成为我最不愿度过的季节,尽管我在床上有厚厚的稻草,稻草救不了命呀,躲在被窝儿里抵御风寒,可吃喝拉撒总要下地,你是人,就要生活,和妈妈一起去捡煤渣,生火烧饭,穷人吗,遮寒防冷的衣服少,我还是被刺骨的寒冷,冻得手上脚上全是冻疮,两个耳垂冻得红肿发炎,热了就痒,冷了就疼,疤痕累累。

冬天使万物失去了生气,残枝,败柳,枯树寂寞地耸立在冰天雪地里,成了刻板的固体,沧凉而冷落,形成一幅凄美感人的画。

妈妈和我坐在这万籁无声的时光之外,又坐在这万籁无声的时光之里,我们与冷冷的时光相伴。寒冬腊月,窗外透着雪白的夜光,不是因为孤独或者寂寞。而是身无分文的回避,只能呆呆的枯坐在满是稻草的床上。

白天妈妈和我就像一颗冬天的树;褪尽了所有的浮华,褪去了春天的浮躁,夏天的热烈,秋天的厚实; 裸露出凄婉荒凉的枝干,面对顶礼膜拜的春节,只有这静静地坐在那满是稻草的床上,天黑遥看年三十偶尔在天际划过的烟火,天亮在被窝里闻讯大年初一稀稀疏疏的鞭炮,妈妈和我从被窝里钻出身子,依偎着坐在床头,那温暖的床就是我们久久不愿离去的窝,却不知要坐到什么时间结束。

 哦!好象没有孤独的悲惊,好象没有春节的欢乐。好象没有时间的概念,好象没有空间的感觉,象冬天被积雪复盖下的树,躲在被窝里等待时光的流去,等待春天的到来,等待美丽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