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原创妈妈十九  

2013-07-12 17:4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的大姐

平爱村里两个妈妈的好朋友,一位是妈妈的大姐,隔壁邻居徐妈妈,她和我妈好的象亲姐妹一样,她家的后门连着我们家的小院,从她家门里穿过,就可以直接到平爱村里的大路,由于她平易近人的性格,我们两家好的就象一家人,我们家出出进进就从她们家后门过,按徐妈妈的话说:溪水呀,大妹子关不关后门我们俩家都是一家人,天底下谁有我们两家住得这么近的。

自从爸爸出事以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做瓦匠的徐叔叔,立即就把她家的后门堵死。徐叔叔是南京市玄武区建筑工程队的一名瓦工,长得尖头滑脑,油里油气,经常喜欢喝个二两,有时一喝醉两眼通红,满脸杀气的说着混话,完全失去正形。

徐妈妈和妈妈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她们唠叨闲嗑决不避我这个小鬼头,我经常躺在床上听徐妈妈对妈妈说话:大妹子,老徐从小就不务正业,打流混世的,日本人来了,他反而倒风光起来,吃香的喝辣的,借日本人的势混了个汉奸队长,一天到晚吃饱嫖赌,混到钱了就想成个家,那时我在妓院当妓女也不知碰上多少男人,长好看的,说好听的都有,没想到混了巴几的老徐说要把我赎出来,问我愿不愿意,我还以为他和其他男人一样玩的高兴了,说风骗骗我,没存心想到那么一层,他还当真把我从妓院里给赎了出来,我们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挑肥拣瘦,这一生也算亏了他,才有机会从了良,日本人投降了,他带着辗转反侧地从农村偷偷地逃到了南京,大妹子你们家一出事,他能不慌张吗?赶快把后门用砖给砌道墙,实在是怕呀;不堵上了,闲言碎语是怕受牵连,大妹子你可别往心里去。

妈妈说:大姐,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多少人都怕呢?你们不来责怪你们,谁不想过个安稳稳的日子,我们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大姐,你不嫌弃我们这个家,你能偷偷地来看我,我就感激不尽,你明里暗里的帮助我们,你叫我们怎么说好;大姐,你借我的那几块钱,还一直没还,我都不好意思上你的门去。

徐妈妈说:大妹子,看你说的,我又不是上门来要债的,你们家的情况整个平爱村谁不知道,你有就给,没有我决不会没问你要啊,大妹子你放心。

妈妈说:大姐,说是这么说,欠债不那不是叫人难为情吗。

原来解放前徐妈妈出生在一个特别贫困家庭,从小就因为家里贫困,姐妹又多,无法养活,父母狠心徐妈妈十四岁的时候,就把她卖进了窑子,没想到徐妈妈在妓院里好菜好饭的调理下,长得匀红四白,出落的亭亭玉立,调教的丰姿妖艳,是棵人见人爱的摇钱树,一时成为大红大紫的妓女,夜夜歌声燕舞,日日宾客盈门,徐妈妈尝尽人间辛酸,历经人间甘苦。

徐妈妈说:大子呀,当妓女的有几个是自愿的,都是因为穷,因为要活命,要渡过难关;我这辈子什么男人没见过,都是过眼的烟云,都是朝三暮四的,都是寻花问柳的主,没一个正经人,虽然老徐是个汉奸队长,邪门歪道的浪荡子,不管怎么样,他有心把我赎了出来,不弃我,也算对得起我,我还能熑他丑吗?女人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象我们这样的什么?这一生又能怎么样?现在带个孩子,把孩子养大成人,我这一生也就算过去了。

我静寂的睡在床上听着徐妈妈对妈妈聊着过去的往事和家长里短,不由得想到徐叔叔平时的模样,他喜欢带个鸭舌帽,把帽沿压得低低的,卡着眼的眉毛,一双三角眼瞪着扫视人的目光,平日里屁股后边老是喜欢倒插着把瓦刀,真象别了把盒子枪的汉奸队长,吊儿郎当,邪头八角的,原来他还真的当过汉奸队长。

妈妈对徐妈妈说:你家老徐虽然人长得不怎么样,老徐平时对你还是不错,整天对你还知冷知热,除了喝醉了会发发酒疯,总得来说老徐对你还算可以;你瞧,你家斜对面的,拉大板车的老杨家,听说日伪时他也是个警察所长,平时看上去人还挺不错的,可打起媳妇来太狠,可着劲地往死里打,是女人谁受得了,你看杨大嫂多受罪,平时抄持家务,还带那么多孩子,上有老,下有小的真辛苦,偏偏丈夫还不领情,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的

她们谈得是杨过的爸爸,矮矮的,壮壮的拉起大板车可是头牌料子,专门掌大板车舵把,很有一套。

徐妈妈对妈妈说:是啊,这世上许多事就是难说清,你瞧咱们平爱村就没几个正经八百的好男人,算起来你家老王哥,在平爱村里就没几个挑的,既聪明又能干,在村里还做了那么多好事,没有人不夸他的,村里的女人没有不羡慕你的,好端端一个人就怎么进了大牢,看着你们娘儿俩谁不觉得可怜,对老王大家是不清楚,觉得有点冤枉,大妹子,该应着那句话:好人不长久,祸害几千年。你说这就是这么世道。

我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看两位妈妈在闲聊。有徐妈妈陪着妈妈拉寡,家里的气氛活泼多了,徐叔叔虽然人长得不怎么样,可偷鸡摸狗,钓鱼捉虾,特别是逮个黄鳝泥鳅很有功夫,没事在工地上的野地里撸点紫色的野生芦蒿,或是马兰头,荠菜等野菜,工作投机取巧的,抽空还给家里代来实惠,甩钓钩一刮拉,多钓几条鱼,干部工人酒一喝,什么事情都过去。在那艰苦的岁月,不花钱徐叔叔就能烧一锅芦蒿烧鳝段,他家那边一炒菜,风向往我家吹过来别提有多香,那香味熏得我不住地流囗水,有时徐妈妈黑地里,悄悄地背着邻人,偷偷地端一小碗,绕着弯的送到我们家,给妈妈和我添添鲜,解解馋,妈妈真是千恩万谢,徐妈妈总是笑着说:大妹子,谢什么,不值钱的东西,谁不知道你们娘儿俩的艰难,我能看着不管吗?我们都是好姐妹,别说谢不谢的。

徐妈妈和妈妈在家里闲磕牙,时不时地常提妓院里的一些异闻趣事,啼啼咕咕地说得妈妈吃吃的直笑。徐妈妈对妈妈说:大妹子,这个世上那样活人被尿逼死的道理,想开点,不被饿死就行,活着就算本事,凭你这么美的女人,还能让自己饿死,你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做人,有什么用,谁也不领你的情,饿死病死你活该,这个世道你说谁凭白无故地给你钱,你这不是自己糟蹋自己,想想看,你还带个孩子,看病吃药,穿衣磨鞋,吃喝垃撒那样不要花钱,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男人有几个是好东西,你瞅着,没有那个猫儿不食腥的。

我听不懂徐妈妈的意思,但我知道她们家养的个黑狸大花猫就是好看,虎头虎脑的象个小老虎,活蹦乱跳的可好玩了,她们家有的是鱼子和鱼杂,喂养的它,油光发亮的,大花猫吃饱了经常躲在我家这边屋顶的拐角睡觉,就怕人们打扰大花猫雍懒迷糊睡的样,让人看了十分疼爱。

徐妈妈安慰着妈妈回家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