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原创妈妈二十三  

2013-07-23 17:4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槐新曲

  饿孚遍野的60年,死水微澜般的城市显得萧条和败落,食堂大锅饭的热闹已离开人们的视野,笼罩着人们头上的是悲苦凄婉的世道,乱了世人的心弦是饥渴,正在沧茫大地上漫延,曾经的大跃进繁华的春梦,象过眼的牛皮猪水泡,破灭后留下了穷困潦倒,汉府街上的长途汽车站的汽车,就停在那条宽敞的马路两边。

它的南边是贯通南京市的有名主路,中山东路,它的北边是聚集富贵人家的长江路,平爱村在这条富贵路上,象躲藏在屋檐下的乞丐,露出来一条破烂不堪的巷口,巷口左手是一个大型木材加工厂,门外的场地很大,厂里的生活垃圾和工业垃圾就倒在巷口的边上,妈妈就带我在工业垃圾的煤灰堆里捡拾煤炭回家逗炉子烧饭,我渐渐学会了拾煤渣,煤渣中那黑色的小煤子就是我们捡拾的对象,特别是雨过天晴,雨水洗过的煤渣更好认别没有烧透的煤子,我们简称叫二炭。妈妈忙的时候,我就提起家里那只把手和篮底坏的要脱开的篮子,妈妈用铁丝将把手和篮底绞在一起的破篮子,我就提着破篮子在木材加工厂门外的垃圾堆里用小耙了翻找二炭,这成为我一项玩乐的游戏,好玩而又消磨时间,还能得到妈妈的赞许。

巷口的右首是家新开张的理发店,理发店里那位清瘦的,戴着眼镜的理发匠,就是叶子阿姨他爸,一位孤寡的老男人;由于妈妈和他的女儿处的象亲姐妹一样,因为这层关系,一来二往妈妈就和老叶很快地熟悉起来,我们就在他店的东边一点,正对着汉府街汽车站的对面摆了一个茶水摊。

我们的茶水摊摆设在高大魁伟的古槐树下,古槐树象一位厉经风雨的老将军,刚刚躲过58年大炼钢铁劈头砍柴的巫运,注视着汉府大道上,两行华盖茂盛,象两行新兵一样的梧桐树;在这古槐树下,妈妈用两张方凳拼凑在一起,形成一张小小的方桌,小桌上放着几个透明的玻璃茶杯和一个白瓷的茶壶,小桌的肚里放着怕被人撞倒的热水瓶,围绕小桌放着几张小方板凳,这就是我们的卖茶水的小摊铺,我们的卖茶水摊就这样在妈妈的精心安排下开张了。

卖茶水的曰子真好,阳光,绿叶,新鲜的空气,她使我和妈妈远离家里那灰暗,潮湿,悲的空气;我们的家就象一座活人居住的坟墓,我和妈妈就象活在坟墓中的两个悲惨世界的人,因为饥寒交迫,那张破旧不堪的床,就是我们唯一的依赖,我就象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躲在床上等待妈妈满大街地游逛,四处为我觅食,妈妈象一只花枝招展的锦鸡,我就象一只嗷嗷待哺的乳雀,妈妈为我觅到食物了,我就多吃一口,觅不到食物,我就少吃一顿,周而复始在延续着生命,我和妈妈就是这样一种生活状态下生存。

人的生活环境不会是一成不变,这就是人与动物的区分,一次罪恶的磨难,一场生死线上的挣扎,使妈妈带着我从这个坟墓般家室里走了出去,走到了枝繁叶茂的大槐树下,苍翠的大槐树象一把遮挡晒人阳光的巨伞,为我和妈妈撑起一片风景如画的茶水摊。

这就是人类的世界吗?世界对我来说既奇妙,又迷茫;大槐树象一株五色的万花筒,满树有紫罗兰般的槐树花,有各种蜜蜂在槐树花丛蜜,鲜花和绿叶引来五彩缤纷的彩蝶,彩蝶在大槐树上飘零,大槐树的枝枝节节,垂挂着蛛丝马迹式的吊死鬼,七上八下的皮虫茧,形成一道万象奇观的风景线。

妈妈经常把槐树上垂挂的虫茧回家去,让我用剪刀剪开虫茧密织的皮层,出紫黑的皮虫,喂我们家可爱的小黄鸡,这是它们最爱的食物,瞧,小黄鸡一看到我拿着虫茧坐在家门前,必然会围绕着我发出惊喜的欢呼,我心里顿时会荡漾起欢歌的欲望:小鸡子呀,小鸭子呀,咱们大家是朋友,一起生活多快乐。

妈妈带着我坐在大槐树的荫凉地里卖茶水的时光,大槐树在我愚昧无知的眼睛里,象一座充满生机的摇篮树,神采奕奕地展示它无穷无尽的风彩,槐树端上不停地有各种鸟儿在绿叶丛里幽会,密不透风的叶丛,是它们谈情说爱的好去处,有飞来蹦去喜鹊,有黑黝黝的乌鸦,有好大的白头翁,有细小的黄雀,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在这儿神秘探险和寻找奇迹; 因为大槐树上有各种爬行的蠕虫,是它们觅食的天堂。

大槐树上还隐藏热爱歌唱的金蝉和银蝉,它们快乐地躲在绿叶深处,尖利地,声嘶力竭地鸣啼着夏日的歌,远处高大的柳树,近处绿荫的梧桐树,知了们在高高低低的树上,此伏彼起地合奏着金蝉银蝉的歌声,尽心竭力地放声欢唱,焦阳下组成夏日的大合唱,象接力比赛的歌曲演唱会,你唱罢来我接着。

大槐树上有蜜蜂,蚂蜂,大蝗蜂;小苍蝇,大苍蝇,红头的,绿头的,各种昆虫在大槐树间光顾;还有金壳郎,银壳郎,臭不可闻的屎壳郎在树干间飞来飞去;成团的蚊虫在不停地飞舞,满天的蜻蜓在飞虫中横行霸道,大自然物种的生物链在万绿丛中的大槐树上循环。

大槐树下还有各种蚂蚁在活动,引起我认真的注意,经过我仔细观察,成群结队的蚂蚁,开辟一条条纵横捭阖的道路,在它们的世界里,整天不亦乐乎的,忙得不可开交地在搬家,群起而簇拥着各种物品,什么蟋蟀的大腿,什么死虫的驱干,还有活动挣扎的爬虫,看得人心发慌,恶心的令人作呕,反正我闲不住,突发奇想地给蚁虫带来灾难,对着蚂蚁一通尿冲,冲得蚂蚁是兵荒马乱,乐得我是眉开眼笑;世界之大,无其不有,蚂蚁的世界,你看不尽呀,也猜不透。

只听有人喊:卖茶的,端杯水来。

妈妈立马把茶水送了过去,走时对我吩咐:儿子别光顾着玩了,坐着看住点茶具,帮妈妈干点活。我立即脱离观察蚂蚁缘槐夸大国的运动,应声坐在小凳子上看着桌台上的玻璃茶杯,清理着桌面上的虫粪,观察玻璃茶杯,茶水中的茶叶在水中慢慢游移。

有人叫:卖茶的,快端一杯茶来。

我看旅客在喊我呢,妈妈忙不过来,我屁颠颠地就端着茶水送了过去,客人喝完了茶水,我也不知道收钱,拿着空杯就往回返,许多旅客看着我这啥事都不懂的孩子一齐在笑,妈妈卖完茶水回来看着我也笑了,妈妈说:傻儿子,卖茶水不知收钱,人家在叫你呢,快去收钱。

我笑着赶忙跑过去,接到旅客丢给我的一分钱。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