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原创妈妈二十七  

2013-07-27 02:3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舞台人生

虽说人生如戏,也都知道岁月无情,生命易逝,但每个人在自己生命的戏剧里,扮演的角色不同,因为地位,身份,处境的不同,你可能是高高在上的贵人,你可能是权倾一方的官吏,你可能是唯命是从的小人,你可能是随人欺凌的贱女,身边层出不穷的人物都是随着你环境的不同而变化。但是,你的生命是一场悲剧,还是喜剧,或是闹剧,决定权却并不在你的手里。

因为社会人为地被分三六九等,阶级社会,阶级斗争,毕竟你只是个小人物,永远无法预知人生以后的情节和过程。我们为了生活,可以用生命里的代价,去取食品和钱财,去演绎生命贱卑屈节的丑恶之剧,在强权和政治面前谁都会变形,谁也改变不了作戏子的角色,什么完美无暇,正人君子全是骗人的鬼话。

人生如戏,但不是戏,戏可以彩排、可以重演,而人生不能重新来过;人生是棋,但不是棋,棋可以悔棋可以重下,戏可以装饰,而人生不能游戏,有谁能够摆脱疾病的侵扰?有谁能够抵御死亡的侵袭?有谁能够主宰生命的长短?有谁能够统计出,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经历过多磨难,遭遇了多少坎坷?

妈妈牵着我到叶子阿姨家去玩,叶子阿姨的家是两间小屋,里间的门上挂着一块深兰的布,算作门帘,是叶子阿姨的闺房,妈妈带我进去看过,一张铁床和一幅梳妆台,一股女人的胭脂味,外间一张小床,窗下放站书桌,门的另一边就是橱房,烟熏火燎的墙上滿是油腻。理发匠老叶和叶子阿姨坐在家里,见妈妈带我来到他们家立即欢迎我们的到来,老叶痴迷地张望着妈妈,妈妈笑着问:你们吃过了呢?

老叶说:你们没吃就在这儿吃一点。妈妈对我说:儿子呀,让叶子阿姨陪你吃饭,妈妈和你叶伯伯到里间屋里说话,说着妈妈和老叶走进了里间,叶子阿姨盛了一碗米饭放在写字台上,端了两盘菜,我用菜的卤伴着米饭慢慢地吃着,叶子阿姨拿着一本小人书在看;我饭吃完了,妈妈和老叶在里间屋说的话也讲完了,妈妈从里屋出来,对叶子阿姨笑笑,就一言不发地忽忽带我走回家去。

长江路边的茶水摊十分简陋,可美丽的妈妈却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记,那是一个惨淡肃条的年代,饥饿让人们失去惹草拈花的动力,然而偌大的南京城,人口众多,总有些能人活跃在社会的各种层面,凝聚在妈妈的身边能人不在少数,我不知道妈妈接待过多少客人,我也不知道妈妈吸引过多少回家的一堆叔伯兄弟,总之妈妈的朋友遍布南京城的大街小巷,以城里城外;真的,我记不清各个类型的叔叔和伯伯,社会上各色太多,有时在茶摊上勾心斗角,参生了撕扯打架的一番闹剧这是鱼龙混杂的社会,动粗是男人的本色,有时搞得妈妈是左右为难。

妈妈的男朋友集少成多,让理发店里的老叶的师傅嫉妒的发狂,几乎失去帮妈妈修理发饰,梳妆打扮的兴趣,喝水的人多了,妈妈经常到理发店里去打水,老叶瞪大眼睛,气急败坏发了一通脾气,妈妈忍不住和老叶闹翻了脸,妈妈暴怒地对理发匠狂吼:老叶,我打你的水,还你的情,我是你什么人呀!还要收你的管制,不水,你就不让打水,你明说不就行了吗,大不了明天茶水不卖了,也决不受你的气。

理发匠老叶,见妈妈生气了,理亏地,低三下四的向妈妈道谦,哀求妈妈的原谅,妈妈这才气哼哼地放过了他。

     妈妈面对众多的复杂问题,一气之下还是收起了茶水摊,我们结束了卖茶的日子由于卖茶结识的客人却络绎不绝,悄悄溜进我们家来。每当客人推门而入,妈妈就会

让提着破篮子去平爱村路口的垃圾堆里捡煤渣。

     捡二炭的时光让我很快地结识了一个叫宝建的小伙,他比我大四岁,因为家里穷,有钱上学, 是个无人管无人问的孩子,整天就在外面游荡,这下可好,我俩整天泡在一起,他既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知音.他那见多识广的知识, 游历丰富的经验,在我眼里可变成高不可攀的人物, 因为他在拾垃圾方方靣靣超强的能力, 让我学到不少拾垃圾的

知识,增加我适应生活的能力,他样样都比我强大了.

首先, 我最佩服的一点,他教会了我从垃圾堆中, 分辨和捡拾,什么样的垃圾可以吃, 而且怎么处理才好吃. 吃,是人的第一需求,当年的吃的问题,是每个人追求的目标,能混饱肚子是每个人的能耐。比如当时普遍食用的,一种叫飞机包菜, 它的根, 垃圾堆里扔的到处都是, 很象现在的大白菜的根,也就是现在圆白菜的祖先吧, 但它叶子上还有白粉,人吃了会全身浮肿,因为它产量高,大片的菜地里,种的全是这种东西, 那时家家户户吃是这样的飞机包菜,你不吃飞机包菜, 肯定就会饿死,谁也不敢不吃, 就是这

样的东西吃还吃不饱呢,所以每人都在浮肿的病态中生活,浮肿成了正常的现象。

   垃圾堆里有许多这样的根,根的外边是一层硬如树皮般的,用力撕去硬,里面的芯子还真的好吃,清脆而微发甜, 因为吃不到糖, 只要是有甜味的食物, 那就是好吃的东西, 我和宝键两人捡一堆菜根, 坐在大的水泥管里, 边玩边吃,累了就躲在水

泥管里睡觉.

    还有公家食堂,倒出来的各种垃圾,那里经常会有扔出来的生的带鱼鱼头,这种腥味特重的带鱼头, 臭烘烘地引来各种绿头蝇子, 还有小野猫在此觅食,那种鲜带鱼头经太阳一晒,干干的有点发酵, 宝建把蝇子赶走,撕着残存在带鱼头上的鱼肉, 自己先尝试一下, 感觉挺好吃的, 他递给我一, 我微微地尝试一下,别有一番鲜美的风味,干干的,甜甜的,真是越嚼越有味,在垃圾堆里捡拾食物,在水泥管中玩耍,风吹雨打太阳晒都

有管子挡着,真是无忧无虑的好玩.

     我们有时跑到空军司令部门外的花园里玩耍, 在草坪的土地里,还有一种白白嫩嫩的草根,宝建找到后拽给我说:王根,你尝尝,怎么样?我吃了后,到嫩嫩的, 脆脆的,真的很爽口.宝建骄傲地在我面前展示着自已的才华.我羡慕地看着他,肯定他的能干,我们就愉快地玩在一起,有时在大水泥管里捉迷藏,躲躲猫猫,玩累了,就拱在大水泥管里睡上一觉,这无忧无虑的时光里,那可是我童年时,觉得最开心的日子.

有一天妈妈送一位比较尊贵的客人, 在平爱村路口,看到我灰头土脸,脏稀稀的样子问道: 根儿,你在干了些什么?

      我兴冲冲地如实相告,我和宝建一起玩的,他如此这般怎样怎样,我细细道来,妈妈听了一些我捡垃圾吃的情况,不等我说完, 妈妈脸色突变:谁让你和他玩的,好的不学,学捡垃圾,出息的东西。甩手就给我一把掌:跟好人学好人,跟捡垃,,那可不行。我莫名其妙地挨了妈妈一顿打.还听妈妈不断地数落着:我要再听你和他一起玩,别怪我揍死你。我泪眼模糊地哭着,十分不情意地点着头,心里懊悔万分,真不该跟妈妈说这些事呀。妈妈怕我学坏,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出去流浪, 整天让我在家里待着, 助她学着整家务,从此我就和宝建断了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