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原创妈妈三十二  

2013-08-20 21:5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处逢生

 瞎子叔叔迈着绝望的步伐走向了无边的原野,为了瞎子叔叔能够活下去,妈妈不顾自己的死活,低三下四地借了一屁股债,真是前债没清,后债又来,妈妈对徐妈妈说:债多不愁,蚤多不痒,男人多了不知羞,死猪不怕开水烫。可是警察上门的阴影吓得人们唯恐躲之不及,没有叔叔伯伯上门的日子是我们家极为困苦的日子,要守住生存下去的底线,一锅山芋干稀饭我和妈妈不知要吃多少天,维持能活下去食物就行,稀溜的山芋干稀饭把妈妈和我吃得夠夠的,我天天可怜巴巴的望着妈妈能给我改善伙食,可妈妈何尝不想換換口味;自从妈妈被警察抓起来以后,尽管嘴上说着硬话,心里觉虚得要命,总得避避风头,家里是只有债务沒有收入,从派出所出来以后,我们家被政府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步。

平爱村有几十户人家, 自从我们家连续不断地出事以来, 可能是寡妇门前是非多的原因,沒有一家的男人敢随随便便到过我家里来串门, 即使偶尔有事蹬门拜访,也是有媳妇或者女儿陪同前来说事. 这些天妈妈看着我饥肠辘辘的目光,只能敞开她那丰润的胸乳,狠不得把自己的肉割下来喂我这个儿子,我在妈妈那赛似三春桃李的胸怀里温存,妈妈那秋波滟滟的双眼散发着无比温柔的母亲,妈妈那动时如兢兢玉兔的双乳,静时如慵慵白鸽的乳头,粉粉嫩嫩,颤颤颠颠,让我尽享母爱的欢乐。

妈妈的双乳在我的眼里,在我的心里好似一首静静的曲子,妈妈那淡淡的表情恰似一朵淡而芬芳馥郁的花,妈妈那双眸如水般纯净的、轻柔的,缠绵的泪眼,在我思绪的深处会象一首流泄着清雅悠扬的旋律,流泻出淡淡优美的歌曲;妈妈那敦厚的,执着的爱,散发着无比爱念的光华,妈妈那双乳,那美艳,那玉体,那一切的一切,在孩儿的眼里,在孩儿的心里,在孩儿的灵魂里,永远是一首倾诉不尽的母爱情歌。情歌中有你有我,有喜悦,有淡然,有欢愉,有伤悲,有着人类繁繁沿沿的欢乐。

哦,亲爱的妈妈,孩儿诉不尽的意蕴,在漫天云彩中绵延着思念的欢乐,在那饥不择食的年代,一丝若有若无的伤感,淡淡的流淌在静寗的空气中,氤氲迷漫在白日如夜的屋中黑影里,轻轻的,舒缓的奏响孩儿心中那漫无边际的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变得爱多愁善感,情绪也随心境时好时坏,有时感觉自已就如即将褪色的残花,有未被风吹开的花蕾,却明明迎来了花瓣凋零的凄凉。窗外,何时飘起飞扬的雨花,这是天使的眼泪洒落在这凡尘混浊的世界,  我静静的睡在妈妈的怀里听雨声在屋檐上清脆的滴答,在妈妈的怀里听风声在树梢的枝叶间喧哗,在妈妈的怀里听日出日落中人声的起落。在纷纷扬扬的冬日里,我暖暖的躲在妈妈的怀抱里,吮咂着妈妈的肉乳漫过度日如年的时光。

正当妈妈和我陷于绝境的时候,天无绝人之路,总有鬼使神差地为我们家送来渡过鬼门关的人物,我们家的门被一阵阴风似的推开了,一位又黑又瘦个子又高的男人很吓人地闯进我们家来,妈妈吓得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扣上护胸的衣服扣,披头散发地迎了过去,这位十分精明强干的中年男子, 一下把娇小玲珑的妈妈抱在怀里,妈妈焦急地说: 江步行吗?你怎么敢上我们家来,我们是什么样的家庭,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你这几年不在家,你不清楚?

只见那个男人肆无忌惮地亲着妈妈的脸颊讪笑着说:溪水呀,就是清楚了你的处境,我才悄无声息地遛进来的,其他的男人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

妈妈娇羞地用双手推开他那搂抱的双手,十分诧异地说道:江步行,别这样好不好,让孩子看了多不好。

男子说:溪水呀,多年不见你变得更风流,更漂亮了,我从国外回来听到了你的境遇和情形,派出所的警察都上门了,闹得满城风雨,你的所作所为谁不清楚。

妈妈说:江步行,你真是希客, 有一年不见了吧,今天怎么有空跑到我们家来,我们这个家可今非昔比,一般村里的男人是不敢进的,你知道吗?你江步行在平爱村里可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你也敢来我们这个历史反革命的家, 你不怕我这个历史反革命的女人,臭名远扬的婊子毁了你的共产党员的名誉.

我一听妈妈喊他的名字:江步行。

哦,我清楚了,原来是我们的老邻居, 居民小组长孙妈妈的丈夫,平爱村中唯一的中共党员, 江苏省建筑公司的小干部,是位出国援助非洲的援建项目的建设工人,长期在国外工作的中国专家, 享受着双薪酬金的特殊人物, 在我们小小的平爱村里,他们家祘是根红苗正,谁都不敢指桑骂槐的富裕之户.这次江步行是回国休假,了解了我们家的不幸境遇,也风闻了妈妈的不幸经历而产生的变化,因为垂涎妈妈的容颜,悄悄地,别有用心来到我家造访。

江步行说:那有什么不敢的,溪水呀,听说你缺钱用, 我送钱给你花的, 还不行嘛?

江步行说着随手从怀中的口袋里掏出10元一张票面的大钞,将钱有意的向妈妈的胸怀中塞了进去,妈妈赶紧双手拦住, 笑着说:不行, 不行,你不怕你家母老虎打破你的头, 我还怕母老虎找上门来要我的命,今后你叫我在平爱村里还怎么见人, 尽管我是个坏女人,可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 你把钱拿走, 你赶快走。

江步行和妈妈拉拉扯扯, 猴儿急眼江步行, 一把抱着妈妈一阵狂吻和乱摸,然后 把钱往妈妈的敝开乳缝的怀里一塞,对着妈妈的耳朵叽里咕噜一番, 妈妈在江步行的揉捏下渐渐地软了下来,一个被人欺凌贯了的女子又有什么能力拒绝金钱的诱惑。生命存可贵,爱情价更高,如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是多少高尚的情操,然而现实的生活,我们的社会让我们这些不齿于人类的阶级,只能望洋兴叹,爱情承可贵,自由价更高,如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拋。我们这个历史反革命的家,这个坏女人的家,只能任人摆布,苟延残喘,做鬼一样的生活。

江步行临走时,色迷迷地对妈妈说道:溪水呀,你不说鬼知道, 晚上给我留着门,我来吃夜食,我都不怕. 你怕个吊。说着伸手狠毒地摸着妈妈的双乳, 又在妈的耳边啼咕片刻,然后匆匆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