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官复原职  

2016-04-01 14:1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的桃红柳绿不请自来,风很清,花很艳,天很蓝。此时的田野花木在幽禁地已经有二十个日月,刚来时的烦躁已随时日而去,那静静的林间疏雨,是那样的清凉从容;那细细的溪水淙流,是那样的润目浸心。眼不见,心不烦,静夜听雨禅的雅兴由然而生,头几天里还度日如年的田野花木,转眼十几天过去的修练,如火如荼的战争几乎在脑海中消失,田野花木好象成了战争的局外人,身在一处山凹里闭门思过,田野花木闭上眼睛不去考虑战火的风云,心驰神往地干脆休身养性。

四月的山青水秀突破炮火烟雾弥漫带来的焦灼,栖身在绿野仙踪境地的田野花木,眺望不远处的一潭湖水,清澈平静的湖水,饱享日月天华的光辉,巧妙地把那天的透蓝,云的倩影,春光的明媚拥入水波鳞鳞的怀里。

田野花木为自己斟一杯香茗,品一下他乡异国的茗茶,清缕幽静的风味让田野花木更加洒脱;田野花木预感到这段战事之后,自己将要背负骂名而受到军事法庭的问责,君不背国,问心无愧,今日品茗今日迷,不问明日是与非。

马蹄声声,踏破山林的清静,炊烟袅袅,断不了人间烦魂;该来的还是来了。

谷川建二参谋长笑着道:田野君,别来无恙,享清福了没有。

田野花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讶道:谷川君你怎么来啦?

谷川建二参谋长道: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师团长要召见你,我奉命而来。

田野花木感受到战争的气氛扑面而来:谷川君前方战事不利吧?顺侧辱,败侧幸对吧?

是的,板本顺兵败临沂,濑谷支队在台儿庄败得惨不忍睹,只因得不到我们坂垣师团的支援,濑谷支队在台儿庄差点儿全军复没。

田野花木感到自己要官复原职,真不知是悲是喜!他真不愿意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兴灾乐祸又有何意。

田野花木着急道:谷川君,坐下来慢慢说。

临沂是块难啃的骨头,本来已在田野花木意料之中,可败军之将又有何地位、何面目谈论军事的进取和战争的输赢!十天前如果要是一刀了断自己的命,客死他乡的我还真正是怀才不遇,抱恨终天呢。

田野花木不好意思把自己的窘境告示谷川建二参谋长;只是淡然一笑。

谷川建二参谋长道:田野君,告诉你1938312日,矶谷师团为了配合我们的行动,仓促间紧急组成的由第33旅团为主8000人的濑谷支队,第33旅团长濑谷启率领其支队于312日由邹县出发向滕县进攻,濑谷支队不顾中国第3集团军在邹县、大汶口屁股后面的牵扯,于314日绕过中国第22集团军组成的各道屏障和防守阵地,315日濑谷支队兵临滕县城下,田野君,你知道濑谷支队在滕县打了几天?

田野花木愣愣地望着谷川建二参谋长,猜测道:谷川君,一个22集团军,怎么遭打了6天是不是?

谷川建二参谋长说:田野君,我就知道你猜不出来!

田野花木:我猜错了,10天对吧。

谷川建二参谋长说:田野君,你越猜越错,濑谷支队317日就攻陷了滕县,此战, 守滕县的中国军队两天内几乎全军复没,具传滕县第22集团军的一位师长阵亡在滕县城里。3天半的时间濑谷支队打败整个第22集团军,荡平滕县地区,18日当晚攻占临城(今薛城),以一部沿津浦线南下,于20日攻占韩庄。

田野花木茫然若失,一个集团军3天半的时间让濑谷支队打得惨败,滕县城里守军还全军复没:这也是中国军队!

谷川建二参谋长说:是啊,田野君人家咬得是西瓜,我们在临沂啃得是骨头!1938323日,濑谷支队由枣庄挥师南下,在台儿庄北侧的康庄、泥沟地区与中国守军警戒的部队激战两日;325日,濑谷支队2000多人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台儿庄大举进攻。

谷川建二参谋长看了看田野花木接着说:田野君,324日也是板本顺旅团长挥师临沂的时日,板本支队与我们一样,打得不知多么艰苦,始终突破不了临沂防线,打了6天没有变化。人家濑谷支队看看2000人攻不进台儿庄,防守台儿庄中国军队,孙连仲的第2集团军勇猛顽强,濑谷支队的2000人在台儿庄遭遇中国军队全力反击,濑谷启及时将支队仅剩的6000人马全部投入台儿庄战斗,双方连日来在台儿庄城池不断地便展开了殊死的巷战、惨烈的肉搏战,一时间台儿庄城内炮火连天,烟雾弥漫地看不见天日,枪林弹雨更不用说,台儿庄城内血流成河。田野君,濑谷支队从328日冲进台儿庄,土地是用铺平的尸体抢夺来的,负出血本的濑谷支队好不容易于42日勉强占领台儿庄三分之二地盘。

田野花木道:谷川君,台儿庄这块骨头也够硬的,濑谷启也算啃到了硬骨头。

谷川建二参谋长道:谁说不是呢,田野君,毕竟人家打进台儿庄城里,还占了三分之二地盘。田野君,可是我们连台儿庄的边都没占上,说好了我们双方在台儿庄会师,人家打进台儿庄城里,我们的坂本支队还在临沂苦苦挣扎,坂本顺旅团长看看突破临沂到达台儿庄战役企图不可实现,在台儿庄里的濑谷支队还盼望坂本支队来解后顾之忧呢,328日坂本支队为了完成到达台儿庄战役任务,兵分两路,留下一部分佯攻临沂,坂本顺旅团长率部绕过临沂转道向台儿庄驰援濑谷支队。

田野花木道:谷川君,坂本顺旅团长也尝到临沂守军的苦头了罢。当初我们兵败临沂,他们肯定笑我们无能。现在怎么样?大家都明白了吧!

谷川建二参谋长道:田野君,坂本顺旅团长率部绕过临沂于41日到达向城、爱曲地区,坂本支队遭遇第20军团阻击。该军团司令官汤恩伯即命第52军和刚到的第75军围攻坂本支队。田野君,你想想老对手汤恩伯又让坂本顺碰上了,由于迂回线路距离台儿庄远,坂本支队前有阻击被合围的危险,坂本顺旅团长见事不妙,立即发电向濑谷启旅团长告知:濑谷启旅团长,均见:我部不能即时到达,会师无望,你部凶多吉少,望不可念战,好自为之。

田野花木凝视窗外,不需谷川君多言,田野花木道:谷川君,留在临沂坂垣师团再次败北,濑谷支队大难不死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是的,田野君。谷川建二参谋长肯定了田野花木的说法。

温暖的风飘进了窗内,让田野花木感到春天真的来到。恍然间,窗外那棵大树像父亲的身躯,郁郁葱葱的丛林,像万千硝烟弥漫中的兄弟,枝梢像勇士刺破青天的锷。每个人哭着从婴孩懵懂的世界走来,笑着向苦难的、带血的深渊走去;失败和痛苦是一对孪生兄弟,这就是人生!你不得不坦然面对!

田野花木用孤独的情怀和朴素的思想,在荒野中呼吸,体验人生的哲理,就像在母亲的腹中喃喃自语的婴儿。尽管湖畔返青的芦苇在田野花木眼前晃悠,细细的枝干可能会折断、迷茫、弯曲、恐惧的发抖,也可能化为灰烬,可能枯萎和夭折!田野花木自忖?我何以独坐天空之下去笑望别人的成败?你会突然发现,从前的花,从前的叶,从前的山,从前的水,象春天一样势不可挡;象春天一样死而复生。

临沂战场的一败再败洗刷了田野花木马失前蹄的过错,一将成名万骨枯呀,能在战场上独挡一面的将军不多,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何况独具匠心的田野花木与坂垣征四郎曾经同舟共济,曾经力挽狂澜,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人生知己难得。

走吧!谷川君,谁叫我们都是军人。田野花木翻身上马,骄矜地一路狂奔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