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首次1  

2017-07-30 06:4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次

    我们轻工业局煤矿的矿长,有好多个,周,马,赵等等,我是分不清楚,轻工业局煤矿的领导,轻工业局煤矿的大会不断,在我们分下连队的那天,空旷的场地上搭起会议舞台,主席台上坐满了来自轻工业局的,白云石矿的,钟山手表厂的,红卫袜厂的,凤凰山铁矿的领导,锣鼓喧天的场边上,打鼓的就是我们新兵连的连长,南京电磁厂的龚洪来。

文海会山的时代里,会议全是例行公事,领导干部开会内容,基本千篇一律,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谁也不敢胡言乱语,喊口号都得全神贯注,嘴一歪喊差了字意,立马就会绑架批斗,简单就蹬直大腿,枪毙了之。

轻工业局煤矿的会场,用毛竹搭起龙门架,气势恢宏的横幅:轻工煤矿誓师大会,左联:五贵山上摆战场,右联:扎根矿山干革命。我们革命战士席地坐在场地里,我们学员代表发言;一张白净的脸孔,发出高亢有点尖利的声音,一口城南方言的语气,幼稚的声音里代有男腔女调的激荡,我一寻问,他叫李立江,南京一中的,胡传魁说刁德一,这小子一炮成名。李立江就是一炮走红。会议结束时,有采排的歌舞节目,跳出个分到一连的丫头片子,扎两根羊角辫子,脸不红,心不跳的许淑霞,大厂镇中学的。许淑霞一开口:小河的水清悠悠,庄稼盖满了沟,解放军进山来,帮助咱们闹秋收,拉起了家常话,多少往事涌上心头。

真小瞧了丫头片子,那歌唱得好听的不比郭兰英差,许淑霞就是一亮嗓子,红遍轻工业局煤矿。

二号井的故事,却在我身边熠熠生辉,人!只要你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二排长吴大哥不但让我当了班长,还让我进入他组建的马列学习小组,这个马列学习小组成员,以他们织布厂的人为主,这是一个学毛选的时代,马列学习小组应运而生,中国共产党不就是由十二支马列学习小组,而成长壮大起来的吗。经过28年的努力打拼,几十号人打下了全中国!

每一支马列学习小组和我们不都是一样,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业余时间二排长吴大哥带领我们马列小组学习,一个星期一至二次,要求每个人写学习心得,我的写作能力有可能就是这时候提练出来的,就象我国后来许多书法家一样,就是文革时,抄写大字报,硬练出来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1971年的125日为了我们过个愉快的春节,轻工业局煤矿的领导作出决定,提前预支我们一月份的工资,煤矿工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种,但是煤炭工业最大的福利是没有学徒,进煤矿就是一级工315元的工资,我和大家一样领到工钱时喜得合不拢嘴。

1971年的127日春节,1971年的126日大年三十我们全部提前半天回家过春节,法定的三天春节假加前后两个星期天,让我们喜出望外,第一次拿工资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能让人高兴的三天三夜睡不着觉,当我们的排长吴大机把31.5元工钱发给我时,我比梁山泊水浒传中的英雄抢得生辰纲还要喜悦,我将31.5元工钱塞进棉袄内贴胸的口袋里,排长吴大机发给我31.5元工钱时开玩笑道:小沈,我把钱发给你了,你可要收好,第一次拿工资别掉了,癞我没有发给你工钱。

1971年的三十晚上,是我和继父第一次孤影吊伶的两人相聚,含辛茹苦的妈妈,变成一张照片,在墙上熟悉地凝视着我和继父,怀揣着工资的我,多么想把我的工钱交给妈妈,让妈妈和我,享受第一次拿工资激动人心的喜悦,可是妈妈你,二十天前匆匆离我和继父而去,面对妈妈的遗相,我是痛心疾首,妈妈!我能把工钱给你多好,妈妈!你知道吗?我也领到工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