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异事1  

2017-08-10 09:2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事

乌龟山已经痛苦地容纳了我们,第一次三连放大炮,把我们赶出了宿舍区,银白色的薄雾,在芦苇荡的上面还没有散尽,我们躲在河岸边的大柳树旁,好奇心充满每个人的脑海,丘陵地带的河面,点缀着各种水生植物,勾勒出来黑色的线条里,闪现出波光粼粼绿色的浪。轰隆隆地一声,陡直山峦的腹部,山石崩裂,有无数的石块,无情地散落在惹人爱怜树林,草丛和溪流里。酒厂的老张不怕死地在宿舍的床上睡觉,一块南瓜大的石头洞穿房顶,砸在双人床的上一层,破裂的床板幸好托住了这块石头,酒厂的老张在宿舍的床上,竟然逃过一劫。新生的轻工业局煤矿在探索中前进,放大炮给轻工业局煤矿带来的损失,没有人去计算过,第二次放大炮有了经验,轻工业局煤矿的买来草垫,打湿了盖在成砘爆炸的作业面上,乌龟山痛苦地呻吟,石头没有了天女散花的现象。

人定胜天可是毛主席说的,事物的发展确实如此,乌龟山被炸得伤痕累累,老天也会报复,天天用硝酸铵炼制炸药的大锅,和储存硝酸铵的芦席篷等,突然发生失火,大火从白天烧到夜晚,掺杂着噼里啪啦的炮竹声,我和广大矿友交头接耳,幸灾乐祸地观察着大火燃烧的壮观场面,大火熄灭后,住在储存库芦席篷的吴瑞林老大,看见变成灰烬的书,捧在手里落下伤心的眼泪。

五月份我们这些分配到各个岗位工作的学生,经过将近半年的锻炼,一个人能顶一个人的工作了,轻工业局里开始同意各个厂,往回抽调人员,因为轻工业局煤矿,是大会战建立起来的,我们这批学生分配工作,就是南京市兴建许多煤矿人员不够,才分配到城市工作的。我们的二排长吴大机首先被调回去,排里织布厂的柳工等几人,也同时被调回去。

吴大机是织布厂的车间主任,在轻工业局煤矿的干部中,组织能力,领导能力是较强的一位,吴大机被调回厂里,临走之前,将马列学习小组组长的职位,移交给我来担任,在马列学习小组,能受到吴大机接受和亲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现在由吴大机提议,我担任马列学习小组组长。不瞒大家说:我一辈子也没被人重视过,更别说担任什么职务,能被人正眼相待,我就心满意足,真的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当年的马列学习小组,在全国风起云涌,学毛选成为最时尚的课目、话题,我们轻工业局煤矿就自发的不止一个马列学习小组,但是能坚持下去的马列学习小组,可谓凤毛麟角,都是一阵风就过去了,象我这样认真对待马列学习小组,几年下来坚持不懈的学习马列小组,几乎没有。因为我的成分和别人不同,所以我的努力和重视,当然也会和别人不同,我为了增加学习内容,除了毛选,我还买了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论权威等,大量马列书籍。

我在工作中的表现,因马列学习小组组长身份,更加积极了,一钻多能,干好支架工作的同时,什么工作都愿意帮助干,八小时就没有闲的时候。二排长的职务由东风玻璃厂的卞同顺担任,我这个马列学习小组组长和东风玻璃厂的二排长卞同顺,因职务的关系两人情同手足,相互照应,按二排长卞同顺的口气,我们可是忘年交。

人,都是从困境中走出来的,谁都知道煤矿是个极具危险的工作,特别是井下支架工又苦又累,自伤之后的我很快适应了支架工的工作,自从当上马列学习小组组长我的工作积极性更高了,工作学习两不误,春风得意马蹄急,干脆我就不回家了,我回家干什么,看人脸色,听人家污蔑,我不回去,继父更不回家,那个家有多长时间没有回去了,心虚的我盘算着搬家的事,老不回家也不是事,妈妈的骨灰盒长久的放在家里。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