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异事2  

2017-08-11 07:4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底上中班的一天,为了养精蓄锐,我上班之前都会抓紧时间睡上一觉,暖烘烘的中午,我饭后那天觉得特别困得不行,赶紧爬上床去睡觉,我在宿舍刚刚睡下去,不知不觉进入云里雾里,好象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吗?大白天的,我怎么看见妈妈从关着的宿舍门外走进来了;咦!我好久没有回家,妈妈怎么跑到矿上来了,我心里奇怪,妈妈都死好几个月啦,我心里想:妈妈,你怎么会来了呢?

我好生奇怪地望着从门外推门进来妈妈,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进来了的妈妈一下飘然而至,落在我的心口部位,妈妈那一头漂亮的长发,和往年仙女的装扮不一样,整个儿盖住俊俏的脸面,欲言又止的妈妈,幽幽中散发着哀怨的眼神,从长发飘荡的缝隙中透露出来,怪我好久没有回家的意思吗?

我想问,可是嘴里敝得说不出话来,妈妈从秀丽的发丝中透露出焦灼的神情,拼命地注视着我这个儿子,五个多月过去了,是不是妈妈想我了呢?我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奇怪!久久看着我的妈妈,坐在我身上让我浮想联翩,一晃五个月过去了,妈妈舍不得我是肯定的,妈妈看我是从天上下来了,不知道妈妈突然来看我,到底是啥目的?我想对妈妈说,我现在身体、工作不是好好的吗,妈妈,你应该放心呀。

妈妈见我不理解她的来意,在我的心口窝开始拼命地上串下跳,妈妈的身体本来象云一样,轻飘飘的没有重量,现在妈妈折腾起来,怎么这么有份量,坐在我的心口部位,压得我气透都不过来,开始拼命地用屁股,激烈地砸得我胸部气闷、疼痛,我急的要命!难道妈妈还会象以前一样,狠狠地揍我一顿;妈妈每次打我都会有原因的,她边打边唠叨:叫你不听话,叫你干事情干不好。现在妈妈从天上下来,怎么还是这样恶狠狠地对待我。

可现在妈妈啥也不说,我浑身显得特别地难受,妈妈见我不理解她此行的目的,妈妈就抓住我的扶领,拼命的摇呀摇呀的,晃动的我差点儿窒息,整个人觉得是天旋地转,我对妈妈的一切行为,真的不知所措!我更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妈妈抓耳挠腮的,从表面上看,妈妈就是特别的着急!折腾的我整个儿受不了,妈妈的屁股篷篷地在我心口窝上,拼命的撞急,好象妈妈的意思是: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我莫名其妙地难受得要死,妈妈几乎要把我折腾死了,她就是不停地折磨我,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有一种要死的感觉,当我手足无措时候,妈妈突然飘身离去。

我莫名其妙睁开眼睛,发现我们的二排长卞同顺在眼前摇晃我。二排长卞同顺对我说:沈斌,你睡得好死,我喊了你半天你都没醒。怎么睡得那么沉,满头大汗的,是不是这段时间工作太累啦。

我渐渐缓过神来对二排长卞同顺说:卞排,你怎么进来啦?

二排长卞同顺说:我从你宿舍的门前过,看看你上没去上班,推门一看,你还睡在床上,我走进来喊你一道去上班呀,可是摇了你半天,你才醒过来,我不来你早睡过点了,小沈,能不能去上班呀?

这时我觉得原来是二排长卞同顺在摇我,把我摇醒的,二排长卞同顺看我汗流浃背的,脸色这么不好。关切地对我说:沈斌,你怎么啦?

他当然不知道我在妈妈的身子底下挣扎,当我大汗淋漓地醒来,妈妈不见了,整个人虚脱一样,气喘吁吁的我,瘫软地在床上,好一会儿醒了过来的我,当然不敢说妈妈进屋的话,一切都在不言中,我疑惑到是二排长卞同顺进来,把我妈吓走的吧。

我积极地爬起来,晃晃悠悠地边拿毛巾边揩汗,边对二排长卞同顺说:卞排,没有事,我能坚持,等一会儿就会好的。

二排长卞同顺说:沈斌,是不是刚才觉睡闷了,我也会有这个现象。

我什么也没说,在上班的路上一路还在思索,妈妈今天怎么会出现?妈妈今天怎么会坐在我的身上?妈妈拼命抓住我的扶领摇晃?妈妈拼命折腾我是为什么?这不,差点儿误了让我上班的时间。

我们每个排,每天的上班工作量,是接班就将上一班放炮的渣土扒尽,工作的第一个步骤就是排险,这个工作由我来做,然后扒渣工清理渣土,接着我们支架工支架,打眼工待我们支完架打眼,最后是放炮工放一炮丢给下一班清理。每天如此地日复一日地工作。

那天来到井口,二排长卞同顺看到我脸色煞白,关心地说道:沈斌,你要不舒服就在井上休息休息,我安排其他人去排险。

工作起来我是不要命的得性,于是对二排长卞同顺说:卞排,现在没有事了,我好多了。我在井上休息会儿就下井去。那天我没有排险,休息会儿走到一路掘进的迎头,按老矿工的说法叫撑子面。我在迎头看见彩色印刷厂的扒渣工吴学斌在做收尾。扒渣工吴学斌是个偷奸耍滑的二混子,在轻工业局煤矿是出了名的混混,外号:小白鞋。

扒渣工吴学斌见我到来,汗流浃背地对我说:沈斌,你来的刚巧,还有顶多一车子的渣,你帮我扒一下,我大便急了,上去大个便怎么样?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