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打架2  

2017-08-26 23:2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排长卞同顺说:沈斌,你那一拳打得吴学斌脸都白了,你第二拳是能要他命的,你知不知道,我不抱着你,你要打死吴学斌是要偿命的,和那种人较劲没意思,你说你和吴学斌较劲不值得,谁不知道吴学斌垃圾一个。

我说:二排长不是我要和他较劲,我们这一仗迟早是要打的,他不服我,我不服他,不能让我在他吴学斌面前躺怂,二排长你说是不是,你让我在二排躲着让着吴学斌这样的人,人们嘴上不说,心里怎么想,我在二排还怎么混,人在世上不就是争个脸,要个面子吗?

二排长卞同顺说:沈斌,你说的也不错,我不是怕你有闪失吗?不要因小失大,你跟小人有什么计较的:我是把你当作我的孩子对待,我讲一件最近发生的事给你听听。

我递了支香烟给二排长卞同顺,我们俩坐在乌龟山的树荫下,在晚霞的云辉里点上香烟,随彩霞透过林叶的金波侃侃而谈:沈斌,我们家门口也有一个象你一样的独儿子家庭,在新街口青石街,南京木器厂的电视放映室,看南京木器厂制造的九寸青松牌黑白电视,九寸青松牌黑白电视,当年可是凤毛麟角,能看到九寸青松牌电视,简直是人生最大的享受,我们矿最近也要搞一台南京木器厂制造的九寸青松牌黑白电视,众首翘盼,矿领导上也让大家饱饱眼福。

二排长卞同顺说:我们家门口那个独儿子,坐在后面看电视时,前面那个小伙子头挡住他的视线,那个独儿子叫前面那个小伙子让一点点,前面那个小伙子也是个邪头;回头吼道:让!我凭什么要让,老子就不让你又怎么啦?老子看个电视还怕你不成。

夏天的晚霞,霞蔚云蒸,我和二排长在烟雾缭绕享受饭后一根烟,快活如神仙的乐趣,卞同顺接着说:沈斌,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就为这点小事,那个独儿子不服气,散场后在巷子里等那个小伙子出来,独儿子上去也是一拳,你知道沈斌,那一拳将那个小伙子下腭的骨头打断了,你猜这事后来怎么办?

我到哪儿猜去,反正该那个独儿子倒霉。

卞同顺看我猜不出来,说道:人家上法院一告,那个独儿子被抓起来,独儿子一家人急死了,不赔那个小伙子,家里唯一的独生儿子就得判刑,这一判刑你知道的,这人一辈子就算完了,判个十年八年还找什么对象,上过山的,进过牢房的,谁人会跟他,家里人只得托关系找人,到法院去说情,最后法院征求那个小伙子,愿不愿意和解,如果那个独儿子判了重刑,那个小伙子什么也得不到,小伙子考虑再三同意了和解。

卞同顺问我:沈斌,你知道这事怎么合解的,那个独儿子到医院,将小腿骨锯下一块给人家修补下腭,另外倾家荡产地赔人家钱,这个医疗费也不可能报效的。

太阳落山了,天黑糊糊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走,有时候不注意就会家破人亡,就会为点小事惨遭灭顶之灾,卞同顺说:沈斌,你还年轻,路还很长,我苦口婆心告诉你,别因为这点小事,栽个大跟头知道吗,不值得,沈斌。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