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ytd2009的博客

 
 
 

日志

 
 
 
 

找根2  

2017-08-30 04:2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办事心急,中饭也没有吃饭,好不容易找到张纲人民公社,这张纲人民公社的名字与毛主席最高指示: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正好同意。无巧不成书,举国上下很少见有这样伟大的名字,伟大也好,渺小也罢,可我要找的父亲叫顾客真,母亲叫陈元珍。来到张纲人民公社,我把我知道的一点东西向人们抖落,张纲人民公社的人告诉我,你要找的叫顾客真的人,估计在顾桥生产队,我们张纲人民公社有两个顾桥,到底哪个顾桥有叫顾客真的这个人,我们也不知道,茫茫人海我们也犯难,当年公社与大队连个电话也没有,人们问我:你能不能提供一点其他的信息。这两个顾桥一东一西,走差了你一天别想找到。

我想呀想,想起来了,有个叫顾大海的人,曾经陪我亲身父亲到我家找过我,他们俩在南京八中门口还拦住我,当时我根本没理他们的茬,我怀疑他们是骗子,或者是老拐子,打死我都不相信,我能不是妈妈生的,要不是妈妈临终前对我说的,我怎么会相信我还有这样的事,这不是天方夜谈,现在我想起来了顾大海,我一提顾大海,张纲人民公社的人一听都笑了:嘿!你不早说,顾大海我们知道,他是这个顾桥大队的民兵营长,你从公社一路西去,问顾桥,人们都知道。

我和唐三藏取经没有二样,西去的路广阔无边,陌生的路是特别遥远,脚下是粘着胶靴不让你拔腿的路,动不动一刺一滑的粘土,能把你靴子脱下来,累死了还走不快,整个天地人烟稀少,大白天一个人影子都没有,树丛里和芦苇荡的茂密处,露出来村庄的屋檐,路过一个村庄,我就在庄头找一户人家问问路,也不知走了多远,下午三点多钟我终于来到顾桥了,又累又饿还忐忑不安的我,在一个热心人的指点下,找到我要寻的家,一处竹林遮掩的小院子里,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院门洞开,寂静无声,家中没有人的气息,敞开的门里我照直走了进去,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既来之,则安之,你说这人都有点贱骨头,这不是找罪受吗?几百里路都走过来了,这个家是什么样子的,我疑疑惑惑的走进黑黝黝的门去,从屋里床上站起来一个枯瘦的,满脸皱纹的中年妇女,哪人在黑影里见到我后,一下就楞住了,我想问那个中年妇女,是我亲生的母亲。陈元珍吗? 还没有等我问,

那个中年妇女楞了一会儿,象见了神鬼似的,突然哎唷一声;大声叫道:还用问吗?这是我儿子吧?儿子哎,长得象呢?乖乖哎,长得象我们家里的人呢,你,小沈斌对吧?乖乖哎,我的乖乖也!你怎么找到家的,我的乖乖。

那个中年妇女就是我的亲妈妈,比我的妈妈整整的高出一个头,有一米六八,我的妈妈一米五八。此时那个中年妇女一下抓住我的手,不知说什么好,搞得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我彷徨地站在那儿,接受号啕大哭的中年妇女洗礼,激动的中年妇女鼻子一把,眼泪一把:儿子哎,你小沈斌吧?乖乖哎,我的乖乖也,你终于回来啦!可把你妈妈想死了,你知道吗?我日天日夜想的就是你呀。

那个中年妇女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让我走进屋里坐,屋子不大,全是床,床上睡着几个惊魂未定的人。大家见我进去,好奇地从床上爬起来。

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我的亲生妈妈介绍了二哥,小妹和弟弟,然后荣耀地告诉我:你还有个大哥,在军队当兵,他要知道你回来,还不知有多高兴呢。

我的亲生妈妈问我: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我说从江都下车找到张纲公社,问顾客真,陈元珍没人知道,我想起来个顾大海,人家一听才告诉我,这样找到你们这儿。

我的亲生妈妈高兴地大笑道:嗯哩,娃娃呀,你说的不丑呢?你爸爸在邵伯工作,我们小老百姓,是没人知道,你说的不丑不丑,顾大海民兵营长,当干部的人家都知道。

我的亲生妈妈一点儿心计都没有,高兴起来问的我没完了没,纯粹是个穷得要命的,傻呵呵的农村妇女,当我踩着烂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问我吃了喝了没有,只顾自己发泄千年不遇的情感;既然到家了,我毫不客气地说:我还没有吃饭。

妈妈当时听说,我中午还没有吃饭,恍然大悟,什么也不顾,热情地从房间的后门出去,后边有间破破烂烂的小披子,就是橱房,在橱房有个经济煤炉,炉子上有个大钢筋锅,妈妈从大钢筋锅里盛了一碗汤汤水水的米饭,忙不过来地递给我吃,我的老天爷呀,那简直就是一碗混沌的,能够照见人影的淘米水,一碗水里没几颗米粒子,哪也能叫作稀“饭”。

我这才了解到我的富裕,我在家里吃得一顿饭粮食,比他们五口人一天吃得米还要多。我当时确实饿了,一仰脖子一碗米汤“咕噜”一声,当水一样一口喝了下去。

此时我明白了,为什么农村下雨天到处没有人,我的亲妈妈带他们全家人,大白天在家里,一个个地睡在床上,进行冬眠似的睡觉,目的就一个:为了省粮食。

家家户户都是这样,这就是中国历史记载过的鱼米之乡,中国隋朝(581—618年)和唐朝(618—907年)两个最强盛的朝代时期的,有粮食的,富裕的都城,称之为江都,也是历史上中国粮仓之地呀。

我的记忆中我们家再穷,妈妈也没有给我吃这样,只有几粒米的泡饭。因为长年没有菜吃,我的亲生妈妈连菜都不会烧炒,后来吃她炒的菜,难吃得心里一个劲泛恶心,哪象我妈妈炒的菜,比仙女洒了仙气还要好吃。

我的亲生妈妈笑吟吟对我说:看到你,我就放心了,你的二哥四岁时我也送给别人,那家对他不好,你的二哥在人家,好不容易还过了一年,他也大了,自己认识家,就偷偷摸摸跑了回来。

面对弱不禁风,饿得有气无力的兄弟姐妹,我们相互好奇地对视着,我的二哥就象没有发好的绿豆芽,面黄肌瘦的;他们都羡慕地看着我,我也可怜地瞧这曾经名门望族,建立过仙女庙中学的顾家。我终于找到这个梦寐以求的,仙女般的江都顾家,他们也象仙女庙一样遭受人间的磨难,但是他们比仙女庙幸运多了,总算活着,一贫如洗,苟延残喘的存在,这是伟大时代普遍的家庭缩影。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